■2020年耽美小說心得文, ✚古代-耽美, ✚甜寵-耽美, ✚重生-耽美

古代重生耽美 |《暴君寵婚日常》作者:一日知千 | 【5星耽美bl小說推薦心得文】| 古代耽美 | 雙重生耽美 | 甜寵耽美 | 短篇耽美(<30萬字)

《暴君寵婚日常》是宋國公家庶子宋頌和平王厲霄的古代重生愛情故事。

 

文案

   前世的宋頌服下‘生子藥’被獻給患有瘋病的暴君,一夜風流後受人蠱惑倉皇而逃。結局卻是生產後被人殺死,有人裝作他的樣子,帶著他的孩子,頂著他的名字,上位成史上第一男后。  

  厲霄曾因天資非凡被人下毒瘋過一段時間,解毒後便時好時壞,情緒偏執不穩定,每當他發瘋的時候,只有喊宋頌的名字才能讓他安靜下來。

  前世所有人都說只有皇后能治他的病,但他能分得清,治他的是宋頌,不是皇后。

  好在,上天給了他重生一次的機會,他在當晚,便將真的宋頌叼回了自己寢宮,讓他無處可逃。

  同樣重生在當晚的宋頌:……

除了乖乖被寵,似乎沒有別的辦法了。

 

  白月光是你,心尖痣是你,兩世都是你。

  雙重生,偏執暴君X心機美人

  生子,互寵,超甜,甜過初戀。

 

全文字數

283825字

 

簡評

兩個人都是重生的。

 

「庶子男主」在第一輩子被自己的家裡人陷害,懷了「平王男主」的孩子,在孩子生下來之後,就被殺了。

 

「庶子男主」死亡之後沒有辦法投胎,他的魂魄跟在自己小孩的身邊,看著家裡的人搶走了屬於他的位置,還帶著他的孩子。

 

「庶子男主」覺得最痛苦的是,看著自己的小孩被火燒著,卻無能為力,接著他就重生。

 

「平王男主」做為一個皇子,因為被人下了藥,成為一個瘋子,只要情緒失控就會亂殺人。

 

「平王男主」在第一輩子的時候,因為「庶子男主」被人當成禮物送給了他,兩個人就有了一夜情。

 

「平王男主」記得第一輩子的「庶子男主」很害怕他,後來他被指派去其他地方處理事情,等到他回來的時候,他找不到「庶子男主」,只知道「庶子男主」因為太害怕他就逃了。

 

第一輩子的「庶子男主」,之所以要逃離,是因為他家裡人告訴他,「平王男主」很可怕,他們掩護著「庶子男主」離開,目的就是等「庶子男主」懷孕生完小孩之後,要殺害「庶子男主」。

 

「庶子男主」是個男人,只不過被逼著吃下一種藥,他的身體被改造,讓他可以懷孕。

 

第一輩子「平王男主」知道「庶子男主」鬼魂一直在他和孩子的身邊,因為他們兩人共同孩子說,看到「庶子男主」的鬼魂。

 

重生的那一天,「平王男主」和「庶子男主」都回來了。

 

「庶子男主」太想抱到自己第一輩子的寶寶,因為他看了孩子好多年,這一輩子他心甘情願跟「平王男主」發生關係。

 

「庶子男主」對不懷好意的家裡人,他的態度是,之後再來算帳。

 

首先「庶子男主」必須讓命運走到正確軌道,這樣他才能夠讓自己第一輩子的寶寶,能夠降生在這個世界上。

 

「庶子男主」想到自己好好的勾引「平王男主」,一定就可以心願成真,但是「平王男主」就是不如他的意。

 

「平王男主」是重生的,他記得第一輩子「庶子男主」很害怕他,所以他決定,見到「庶子男主」那一天,要直接把「庶子男主」帶回自己的王府。

 

於是兩個人重生的第一天,也是兩個人發生關係那一天,「庶子男主」就被「平王男主」帶走了。

 

「庶子男主」一直有個困擾,「平王男主」為什麼不願意跟自己發生關係,這樣他第一輩子的寶寶怎麼能夠來到這個世間。

 

「平王男主」的想法是想把「庶子男主」再養胖一點,他一直給「庶子男主」吃藥和進補身體。

 

「庶子男主」長期在家裡被虐待,他一直都很瘦,如果不是要當成獻給「平王男主」的禮物,他的身體狀況還會更差一點。

 

「庶子男主」母親本來是正妻,因為皇后的妹妹看上自己的父親,逼得他的母親不得不退位,小三正妻給「庶子男主」的印象是長期打壓他。

 

等到「庶子男主」的母親死了之後,「庶子男主」就過得更慘了,常常被家裡的人欺負,小三的兩個兒子,一個扮演白臉,一個扮演黑臉,從不同的方面欺負著他。

 

重生之後,「庶子男主」知道小三的兒子都不是個好人,特別是假裝好心總是會來關懷他的小三兒子,那個才是最壞的人,因為小三兒子暗地裡鼓舞著家裡的那些人欺負他。

 

「庶子男主」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要和欺負自己的小三一家人鬥一場,於是「庶子男主」在跟「平王男主」重逢之前,先把那個欺負他很慘的那個人,給了一個教訓,讓對方直接躺在床上休養。

 

「平王男主」對「庶子男主」的態度只有,寵妻無下限原則。

 

「庶子男主」想要的,他都會儘可能給,如果有人想要欺負「庶子男主」,「平王男主」就會瘋病發作。

 

這個時候,大家就會離他們兩個遠遠的。

 

「平王男主」瘋子病是被人下藥才得到,為的就是廢掉他的太子之位,還要讓他揹負上殺死自己母親,也就是前皇后的罪名。

 

當「平王男主」的瘋病發作之後,大家都很害怕,因為他殺起人來毫無顧忌,只要不是很大的錯,皇帝父親都會輕輕的放過「平王男主」。

 

「平王男主」的瘋子病成為他的弱點,有人想利用他這個症狀,引導他去傷害一些人,但是因為有「庶子男主」在,所以對方就沒有順利得逞。

 

「平王男主」病情發作時候,誰來都沒用,只有「庶子男主」的叫喚聲才能夠讓「平王男主」回神,這也讓「庶子男主」一次又一次扮演拯救「平王男主」的角色。

 

這也造成了另外一個後果,只要「平王男主」的瘋病發作之後,知道「庶子男主」可以讓「平王男主」瘋病停下來的人,都會趕快讓路給「庶子男主」,為的是使「平王男主」不要繼續發瘋了。

 

「庶子男主」一開始對「平王男主」的態度非常的熱情,為的就是能夠有機會把「平王男主」騙上床,兩個人才有機會生下寶寶,。

 

後來「庶子男主」覺得自己懷孕了,就對「平王男主」冷淡了。

 

「平王男主」心裡覺得不太高興,有時候他會反過來逗「庶子男主」,問他為什麼前陣子那麼熱情,現在變那麼冷淡。

 

等「庶子男主」懷孕了,「平王男主」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兩個人第一輩子就是這樣有小孩的。

 

不管「庶子男主」有沒有懷孕,「平王男主」對「庶子男主」的態度始終都是寵著他就是了,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

 

「平王男主」強行住到「庶子男主」家去,「庶子男主」家裡人都覺得很害怕,生怕不小心就腦袋落地了。

 

於是後來作為交換條件,「平王男主」不住「庶子男主」家,但要讓「庶子男主」的母親重新以正妻的身份回歸族譜。

 

「平王男主」對「庶子男主」的寵,大家都看得到,但是「庶子男主」也不會無腦地,任由「平王男主」疼,然後自己什麼都不做。

 

「庶子男主」不是吃素的,他知道自己是「平王男主」的王妃後,也利用手中權勢,去打聽當年為什麼外祖父跟母親死亡真相,也拿回了母親留給他的財產。

 

只是「庶子男主」為了追查自己親人死亡的真相,卻意外地也讓「平王男主」親生母親死亡的真相公諸於世了。

 

「庶子男主」的母親以及外祖父死,是因為有人想要奪他們的家產。

 

而「平王男主」親生母親的死是為了要給其他的人讓位,以及廢掉「平王男主」太子之位。

 

離開兩個人家族恩怨之後,來談談關於兩個人的感情戲。

 

兩個人的感情發展就是甜甜的,「庶子男主」一開始不喜歡「平王男主」,只是想要有第一輩子的寶寶,後來「平王男主」對他太好了,他也喜歡上這樣的「平王男主」。

 

「平王男主」對「庶子男主」的態度,一直都是甜甜的寵著對方。

 

「平王男主」一直記得「庶子男主」的原因,是「庶子男主」是在他最狼狽時候對他好的人。

 

不過對於「庶子男主」來說,那一次兩個人的相遇完全就是一場驚魂記,「庶子男主」差點被「平王男主」給掐死。

 

兩個人相遇的時間點,就是在「平王男主」小時候瘋病開始發作的時期。

 

結局,就是「平王男主」登基成為皇帝了,而「庶子男主」也生下了第一輩子心心念念的兒子,於是一家三口幸福的日子就開始了。

 

請旨賜婚

    皇后說罷,又是心念一轉,不等厲霄開口,便道:“不若這樣,明日讓宋公子回國公府小住幾日,好生與國夫人說些體己話,你看如何?”

  她這是想趁機把宋頌趕虎口裡頭去呢。

  厲霄嘴角一彎,皇后便感覺脖頸發涼,她略顯不安的在椅子上動了一下,已經做好了厲霄拒絕的準備,卻聽他道:“母后說的極是,倒是兒臣疏忽了。”

   她的心卻沒有完全放下,因為厲霄明顯還有未盡的話,果然——

  “前段時間父皇便敲打兒臣,說兄弟們都有了正室,只差兒臣仍未婚配,家事上連個幫手都沒有……不若這樣,由母后來為兒臣請旨賜婚,您是頌兒的親皇姨,想必也是見不得他一直這般委屈。”

  他不顧皇后赫然變色的臉,漆黑的眸子平靜的轉到目瞪口呆一臉‘事情不可能會是這種進展’的宋夫人身上,道:“不愧是母子情深,您瞧,國夫人都開心壞了。”

被迫‘開心壞了’的國夫人強笑了一下,臉色微微泛白。

  皇后也乾巴巴的笑了一下。

  厲霄的確患有瘋病,但他清醒的時候所展示出來的能力卻是毋庸置疑的,這也是為什麼明明患有瘋病,陛下還是願意重用他的原因。

  但這樣一來,厲霄府裡正室的位子自然也不能隨隨便便了,他自己怎麼瘋、怎麼喜歡男人、怎麼要去跟陛下請旨賜婚,這都是他自個兒的事兒,無論最終結果能不能成,陛下也頂多是斥責兩句,說他胡鬧,畢竟是親父子。

  可要是皇后上去主動去跟陛下提這件事,那感覺可就變了。

  她到底不是厲霄的生母,貿貿然上去要讓厲霄娶一個庶子為正室,只怕會被陛下當做居心不良,連帶可能還會影響他對太子的印象。

  她剛要開口委婉的表達一些自己的看法,卻忽然見到厲霄站了起來,皇后差點兒沒忍住將挺直的脊背塌下去。

  厲霄卻是做了個請的姿勢,“擇日不如撞日,咱們現在便去為頌兒討個名分吧?”

  皇后在厲霄的‘邀請’的眼神裡強作鎮定,兩側的太監則警惕著面前俊美的男人,若是他一犯病,便立刻護著皇后娘娘逃竄。

  皇后不愧是皇后,哪怕心裡已經怕極,卻依然保持端莊,她笑著道:“霄兒是不是有些太著急了?此事還是得徵求一下宋公子的意見吧?”

  她知道厲霄是認真的,這個時候只有宋頌可以阻止他的迫不及待。

  她的目光落在宋頌身上——

  突然天降這樣的殊榮,於情於理,他都得表示一下惶恐或者‘何德何能’吧?

  宋頌從厲霄開口說‘請旨賜婚’的時候,就腦子微微發蒙,後又見到厲霄態度強硬,更是感覺手指發麻,心跳加速。

  乍然被點名,他不得不站了起來,文文弱弱的模樣落在皇后眼裡便覺得矯揉做作。

  但他越做作越好,只要他開口委婉虛偽的推辭兩句,她就可以借坡下驢,把這件事揭過去,做無事發生——

  “殿下一片丹心,草民受寵若驚。”

  皇后點了點頭,眼神溢出幾分滿意來,逆來順受的孩子,到底還是有點兒自知之明的。

  宋頌接著回皇后道:“此事一切聽從殿下吩咐,多謝皇后娘娘成全。”

  皇后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厲霄瞬間大笑起來:“頌兒與兒臣伉儷情深,如今就差母后做媒了,母后,請吧?”

 

給你撐腰

       管事的先給厲霄行禮,然後飛快的跑向了書房去通稟:“公爺,大公子說在香院住不習慣,在前廳等您另做安排呢。”

  “住不習慣?”宋國公一聽臉就黑了,“宋頌這是反了他了。”

  他兩步沖入前廳,質問的話還沒說出口,就陡然對上了一雙如狼似虎的眼神,頓時雙腿一軟,差點兒當場跪下:“王、王爺……”

  厲霄一言不發的輕輕用手指扣著桌面,宋頌則坐在他身邊,神情擔憂。

  宋國公賠上笑臉,略有些嗔怪的道:“蒙王爺盛寵,像是王府的舒坦日子過的太好,頌兒這孩子如今是越來越金貴了,一直住的院子還住不習慣……”

  他的話沒說完,厲霄扣著桌面的手掌微微張開,展開的手掌心還沒放在桌子上,那小桌子便陡然無聲息的塌了下去。

  宋國公的臉當場就綠了。

  這是真要犯病了啊!!!

  跑?可還沒完全失控,不跑,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到底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再刺激厲霄,前廳裡的下人均噗通跪了下去,宋國公也一時沒撐住,一個膝蓋接一個膝蓋沾了地,渾身僵硬。

  “殿下……”宋頌喊他,看到他眯了眯眼睛,緩緩道:“一直住的院子,怎會連件衣裳都沒有?”

  管事的在後面把額頭貼在了地上,這樣的事情宋國公不知道,但他卻是清楚的,聖旨下的太匆忙,往日宋頌在府裡都是睡柴房,因為宋夫人的嫉妒,連件像樣的衣裳都沒有,這收拾院子也就罷了,一時半會兒哪裡去找從來就沒有過的衣服把櫃子塞滿去。

  難怪瘋王會生氣,這何止是欺負宋頌,更是對他撒了謊。

  他心裡一面因為自己的疏忽而暗自悔恨,一邊又畏懼又恐慌。

  嗚呼哀哉,今日國公府只怕是要死些人了。

  宋國公卻是非常懵逼,他不甚機靈的反應了兩息,卻發現厲霄的身影已經從兩步開外鬼魅般移到了他面前。男人居高臨下,談吐之間似有森寒鬼氣隱隱沁骨:“本王金尊玉貴寵著的人,你竟敢明裡暗裡叫他受委屈,岳丈大人……你宋家有幾條命能壓的住啊?”

 

認床

  等到宋頌被人帶到了新院子裡,頓時微微有些愕然,厲霄問:“這院子怎麼樣?”

  宋頌一笑,道:“的確是國公府裡最好的院子了。”

  厲霄四周打量了一下,神色緩和很多。

  宋頌以前也經常過來,被宋夫人頤指氣使的端茶倒水,反正他活著一天,就是宋夫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再次走進這個屋子,忽然發現這裡竟然全部變了一遭,無論是床鋪還是熏香或者桌椅,都換上了新了,這回管事的辦事倒是很麻利,這裡頭每個衣櫃都塞滿了新衣,宋頌伸手拿起來抖了抖,從上方看到了京城某些裁縫鋪的痕跡,忽然沒忍住又笑了起來:“他這是把京城的成衣店都買空了吧?”

  厲霄挑眉,伸手摸了摸,道:“勉強算中品,還是不夠用心。”

  “國公府哪裡有我們殿下有排場。”宋頌恭維了他一句,道:“這些衣服既然跟我的尺寸差不多,晚些時候就都帶回去,還能為王府省一筆開銷。”

  “還未過門,便想著給本王省錢了?”

  宋頌沒有反對,略有些認真的道:“既然成了婚,我自會一心為殿下。”

  宋夫人倒真是一毛不拔,自己屋裡的東西搬的乾乾淨淨,宋頌左右看了看,剛想完,忽然又被厲霄給抱了過去,男人抵著他的額,低聲道:“當真如此?”

  “自然當真。”

  厲霄頓了頓,道:“國公府若有人敢苛待你,便要告訴本王。”

  宋頌心裡微微一軟,但他並不準備真的向厲霄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他知道厲霄很忙,儘管距離他登上皇位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但有些事情卻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他所能做的就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儘量不要讓自己影響到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宋頌還是點了點頭,提醒他道:“天色很晚了,殿下該就寢了。”

  他難得識趣,厲霄伸手撫了撫他的長髮,剛點頭,便聽他貼心道:“我送殿下出門。”

  宋頌扯下他環在腰間的手,卻又被他拉了回來,男人盯著他瓷白的臉,道:“本王聽說頌兒認床。”

  “?”宋頌失笑,搖頭道:“我不認床。”

  要不是老鼠洞睡不下,他都想過在那裡建窩,怎麼會有這臭毛病。

  厲霄神色不悅,道:“金貴人都認床。”

  “……我不是金貴人。”

  “你現在是了。”厲霄越發不悅起來:“從今天開始,你認床,還認人,若無本王在你身邊,你便睡不安穩。”

 

更多心得文連結:

連結| 耽美書單:歷年好看的耽美小說心得文總表

連結 | 推薦耽美小說書單區-附心得文連結

 

心得連結 | 2020年1~6月耽美小說心得文總表

 

心得連結 | 2019年耽美小說心得文總表

 

2019年-現代篇39本-以下為心得文連結

2019現代耽美心得文,1~20本|現代-《晨曦來了》、《慫慫[快穿]》、《冰下魚》…

2019現代耽美心得文,21~39本|現代-《他從鏡中來》、《為你師表》、《一覺醒來我懷孕了》…

 

2019年-星際篇10本-以下為心得文連結

2019星際耽美心得文,10本|《嫁給敵國上將後》、《一級律師》、《皇子妃只想回家喂豬》…

 

2019年-古代5本-以下為心得文連結

2019古代耽美心得文,5本|《住手!這是你師弟啊!》、《史前養夫記》、《陪太子讀書》…

2019校園耽美心得文,24本|《特別觀星》、《校草太霸道了怎麼破》、《看脆皮鴨文學被學習委員發現了》…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