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戀 (先婚後愛)-言情, ✚甜寵-言情, ✚科幻/玄幻言情(妖魔鬼怪、修仙、血族、狼人、巫族), ✚重生/穿越-言情, 2020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

現代穿越|《穩住黑化的反派前夫[穿書]》作者:趙史覺 |【5星原創言情小說推薦心得文】|長篇言情|穿越言情|甜寵言情|婚戀言情|先婚後愛|女配言情 | 女配救贖男配

《穩住黑化的反派前夫[穿書]》是淩真和魏璽的先婚後愛的愛情故事,也是女配專責哄男配,男配專責寵女配的甜寵風格。   

 

文案

淩真一介仙子,穿成了豪門狗血文裡的炮灰女配。

該女配先是為男主整容,後又跟男配丈夫離婚,而這位前夫後期會黑化成全書大反派。

而她,由於背叛丈夫、氣死了他唯一的親人,最後被黑化大佬親手報復,慘死於精神病院orz

 

萬幸的是!她穿得及時,大佬還沒黑化。

於是淩真化身治癒小仙女,唱甜歌跳仙舞,摸頭抱抱愛心烹調。

安撫他的暴戾情緒、改變他的偏執思想、改造他的反社會行為——終於!把一顆黑化炸彈改造成了性情溫順、態度積極的好青年!

 

安全隱患徹底解除,淩真終於敢放心離開,於是拿出了當年那份離婚書。

誰知下一秒,天地變色,表面從良的反派竟然瞬!間!黑!化!

淩真嚇哭了:“還、還有事?QAQ”

魏璽斂去偽裝的笑容,眼底漫出真實的瘋狂:“有啊。”

“永遠陪著我,別想跑。”

—————

魏璽有病。骨子裡的厭世、偏執和佔有欲,他一直知道。

他的小仙女,以為自己治癒了他。

其實不是。

擁有她以後,他病得,更重了。

—————

【絕美小仙女 X 偏執狂大佬】超甜!!!

 

全文字數

371125字

 

簡評

女配被設定是一個小仙女。

 

女配在看了一本小說後,變成下凡一遊,於是她成了一本小說裡的惡毒女配。

 

成了惡毒女配後,小仙女非常的慌張,心想絕對不能讓自己被男配給害死了,於是她開始積極的討好男配。

 

在男配的眼中,女配就像是兔子一樣,明明很害怕他,卻又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不斷傳達出我們可以當好朋友的氛圍。

 

女配對自己的定位為,自己是下凡來拯救男配。

 

她不會在剛遇到男配,就跟男配離婚,因為她怕這樣會讓男配黑化。

 

女配在小說世界剛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美容院裡,有醫生正要準備朝自己的臉上動刀,她趕快落跑。

 

女配記得書中的劇情。

 

她知道會來這一個黑心的美容院整形的原因,是有一個女人煽動原主,但這個女人是不懷好心,一方面騙著原主的錢,另外一方面又把原主整形的消息散播在朋友圈。

 

女配是非常單純的,但她是不會同情想要看她笑話的那群人,於是騙原主錢的女人就被她套話錄音了。

 

女配發現到那個騙原主錢的女人,還在大家面前繼續毀謗原主,女配就不客氣地放出錄音,逼對方還錢,也讓對方在所有朋友面前都沒有面子了。

 

在女配心中,她一直非常同情男配,覺得作者給了男配一個標準的反派成長背景。

 

讓他從小就很不幸,因為他一直被父親的打,他就是一個生活在父親家暴環境下的富家子弟。

 

男配媽媽叫男配忍,直到有一次男配的媽媽,差點被男配的父親打死,使男配忍不住了,他選擇以暴制暴的方式。

 

男配的媽媽,是男配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男配從不覺得這個世界,給了他任何的溫暖。

 

女配知道這一點,所以只要是會刺激到男配媽媽的事,女配絕對不會做。

 

她還主動的跟著男配去看男配的媽媽,使男配的媽媽可以開心的笑出來,認為自己當初的決定並沒有錯。

 

男配的媽媽,不想自己的孩子一輩子不幸,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遠離小時候家暴的陰影,所以透過貴人的幫助,找到了一個命格可以讓自己的兒子一輩子幸福的女人。

 

但是如果按照原來小說的劇情,這種改運方式的婚姻,只會讓男配害死女配,因為女配結婚後,選擇跑去整形、吵著要離婚,為的是追著其他男人跑。

 

這件事被揭露後,讓男配的媽媽,難過得病情加重,最後過世。

 

女配是穿越過來,她知道所有的劇情,而且她完全不喜歡男主。

 

在她的心中,她覺得反派是那個最需要自己幫忙的人。

 

女配覺得自己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拯救反派。

 

於是她即使很害怕反派,可是她還是會盡可能地向反派表現出善意的關懷,例如送他幾本,叫他要做好人的書。

 

男配媽媽生病,男配去看媽媽時,女配就會說我也要去。

 

平時女配也會自己去看男配的媽媽,男配的媽媽覺得很欣慰,病情就比較好一點。

 

有一次男配媽媽要動一個手術,男配慌慌張張準備往醫院的方向走,女配也跟著過去了,她跟男配說不用怕,我會在這裡陪你。

 

這也是男配第一次有人陪著他,等待媽媽手術的結果。

 

女配覺得自己能夠討好男配的方式,就是煮點好吃食物,來改變男配,所以她只要在家,她就會煮飯、煮菜給男配吃。

 

女配始終是跟著劇情線走,但是她會小心的避開,會讓男配黑化的事件。

 

有一次,女配要去參加一個酒會。

 

那天她問過男配,知道男配沒有要去,於是她就跟男配說,會提早做準備的。

 

那天男配回到家之後,發現家裡很冷清,桌上只有他的晚餐,於是他馬上去了女配所在的酒會。

 

女配在酒會上跳了一首舞,每個人都直呼女配是個小仙,而女配在跳舞之間,看見男配,她毫不猶豫朝著男配走去。

 

這次酒會上,女配的(原主)便宜姐姐,想要去勾搭男配,結果被男配趕走。

 

女配知道原主的姐姐一心想要勾搭男配,但便宜姐姐是不會成功,她努力讓男配不和這個便宜姐姐有相處機會。

 

但後來男配被女配的便宜姐姐惹煩了,直接封殺了對方,讓對方再也接不到任何戲了。

 

那次,男配看到女配跳的舞,他覺得女配好像不是她的,而是被一群人搶著要,讓他的心裡很不安。

 

於是他差點黑化,但看到女配跳完舞後,毫不猶豫地朝他走過來,並且跟他說,我們回家吃飯吧,他覺得心裡的煩躁被壓下去了。

 

男配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

 

對於他來說喜歡的東西,他想要緊緊的抓住,但他從來沒有體會過如何和人正常相處,讓他一直在摸索如何與女配相處。

 

男配有一些桃花跑出來,畢竟他長得好看又有錢,但是這些桃花完全不會讓女配感到有任何的壓力。

 

因為男配面對這樣的人,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對方離自己遠一點。

 

男配的員工裡有一個女人,一直想要介入男配的婚姻之中,認為自己比女配好。

 

於是那個女人就寫了一封假郵件,污衊女配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使男配看了覺得很火大。

 

這封信是直接寄到男配的工作信箱,男配直接讓公司的技術人員開始查。

 

等找定是誰寄出來,男配把這位能力很強的女員工給開除了,因為他說公司不需要一個想要破壞別人家庭的員工。

 

男配跟女配的感情是非常慢熱的。

 

因為女配一心只想讓男配慢慢的變好,而男配則是想要慢慢假裝從良,使女配不再這麼害怕他。

 

女配被男配哄著、寵著,所以她對男配的害怕也越來越低了,當然也愈來愈依賴男配。

 

女配從來沒有想過跟男配談感情的這件事。

 

等到她認為男配已經變好,不會再黑化後,她就把離婚協議書拿出來。

 

那天是他們兩人結婚一周年的日子,男配受不了了,直接把女配囚禁在家裡。

 

女配這時候已經在混娛樂圈。

 

她一開始演戲就演得很好,後來決定去參加一個舞團,但是參加這個舞團需要巡迴一段時間,女配決定跟男配提出離婚協議。

 

女配並沒有被男配施加任何暴力,但是她受不了男配,想要把她關起來的這種想法。

 

後來女配就找了一個機會逃了出去,而男配覺得自己心碎了,再也抓不住女配。

 

這次的囚禁事件,是兩個人的感情能夠得到圓滿的一個關鍵。

 

因為女配可以開始想兩人之間的事,而男配學會控制自己這種過度的佔有欲。

 

男配向女配表白後,女配才開始想喜歡這件事情,也慢慢接受了男配,使兩人的感情越來越好。

 

只是女配必須返回仙界,因為她被自己的師父召喚回去了。

 

女配為了繼續跟男配在一起,她努力跟自己的師傅抗爭後,才得以回到男配的身邊,男配才真正擁有女配的愛情。

 

總之,就是一個先婚後愛的愛情故事。

 

女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來拯救男配,讓他的人生不要這麼黑暗。

 

而女配的存在,讓男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會有一個人會為了他,不遠千里而來,也有這麼一個人會包容他,所有不為人知的黑暗想法,以及不堪回首的童年陰影。

 

女配就是一個小仙女,做什麼事都非常單純。

 

男配知道女配單純,他為女配成立了個人工作室,讓女配在娛樂圈可以走得更加順利。

 

兩個人在日常生活的相處,就像夫妻一樣,甜甜蜜蜜在一起,不管是去超市購物,或者是在家煮菜、一起去上娛樂節目,都讓兩個人的感情不斷升溫。

 

最終男配不會黑化,女配也不會惡毒。

 

做一個善良的人

        這天,魏璽回家很晚。

        打開房門,家裡很靜,卻不像往常一樣漆黑,客廳留了一盞暖黃的燈。

        從結婚以後,他的生活其實沒有任何改變。他仍然是一個人,活在空蕩蕩的大房子裡。但現在,似乎另一個人的存在感,越來越重了。 

        魏璽垂著眼睫,單手扯開黑色領帶,路過餐廳時忽然一頓。

        餐桌上擺著晚餐,單人份,顯然是專門留給他的。

         他頓了頓,幾步走過去,修長的手指探了探溫度,還溫熱。

          一個會為他留一盞燈,熱一桌飯的地方,溫暖到近乎讓他感到陌生。

         晚餐旁邊還有一個紙質的禮品袋,封口處貼了張便簽,上邊是一手漂亮的繁體字:“飯要趁熱吃!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希望對你有幫助喔!”

         魏璽無意識地用指腹摩挲了一下那幾行字跡,然後把便簽摘下來,拆開了那個禮品袋,從裡邊拿出了淩真的禮物。

         不是什麼手錶,或者腰帶,或者其它那些他被送的多了的東西。

         而是……兩本書。 

        一本叫,《做一個善良的人》。 

         另一本叫,《別讓脾氣毀了你》。

        魏璽捏著書本的手指微微用力:“……”

 

不會掛電話

     她真的迷惑,隨口回魏璽:“應該是沈言初——不知道找我什麼事,我去看一眼。”

    魏璽眯起眼。

    現在時間是晚上十點。

    一個男人, 來敲她房間的門。

    魏璽的語氣變得危險,瞳色黑漆漆的:“……不許掛電話。”

    淩真小腳撲棱著夠到拖鞋, 下床往門口走。聽了他的話,想也沒想就回道:“我沒想掛電話呀。”

    魏璽微微一怔, 渾身悄無聲息升起的戾氣也滯了滯。

    “我在和你打電話呀, ”淩真覺得理所當然, 她和魏璽沒說完話,為什麼要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沈言初掛掉,“我只是出於禮貌去看一下,等我兩分鐘哈。”

    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你要愛你自己

    “你怎麼這麼壞,魏璽。”

    魏璽垂在身側的手一緊。

    控訴結束,他的女孩要給他判死刑了。

    空空如也的胃部在疼痛,心底窸窸窣窣的聲音冰冷地嬉笑著。

    她可能不想再看到你了。

    也不想再和你有任何關聯。

    然後,女孩輕聲開口:“但是……”

    淩真打得累了,哭也哭累了。所有惱火、憤怒、委屈爆發過後,從灰燼裡,她找到了那份心疼。

     她一直想要治癒魏璽,他那樣高傲的人自我貶低和厭棄的時候,她依然會好難過。

    “我生氣的不是你喜歡我啊,”淩真眨去眼中的霧氣,揉了揉眼,“你沒有不配,你值得。”

    “魏璽,你要愛你自己。”

    魏璽一怔。

    心底的雜音停止。

    黑霧如潮水一般退去,夜風在這一刻忽然清晰,他仿佛聞見一股久違的花香。

    她一句話就能治好他。

    淩真一次性說完了想說的,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哭得好沒形象。

    她揉了揉臉,抬腳想走。

    魏璽忽然伸手,這一次,直接把人攔腰摟了回來。

    “我的確,”魏璽俯在她耳邊,輕聲說,“……很壞。”

    淩真這時候很尷尬,也根本沒消氣,很抗拒地用胳膊抵著他。

    “你不許抱我……”

    魏璽的手臂紋絲不動,聲音裡多了一絲剛才沒有的生氣。

    “最後一句對不起。”他說。

    “我不愛自己……壞人愛你。”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連結 | 2020年言情心得文-1~6月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甜寵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2020年好看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2020年好看的「校園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言情書單:歷年好看的言情小說心得文總表(分古代篇…)

連結 | 推薦言情書單區-附心得文連結

 

連結 | 2019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

連結 | 2019年書單|類型言情心得文(古代、現言…)

 

連結 |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