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類小說心得

為未來認真地活出每一天,為過去的一切學會釋懷–《活著aftermath》哈洛.蓋聶 & 莫妮卡.拉屏 (Harold Gagne & Monique Lepine )

活著.jpg   aftermath.jpg 

 

作者:哈洛.蓋聶&莫妮卡.拉屏

原文作者:Harold Gagne & Monique Lepine

譯者:羅倩宜

出版社:智富

出版日期:20101125

 

【閱讀感想】 

 

沒有人能淡忘過去曾經發生過的慘事記憶,只是我們都習慣以釋然的心態來坦然面對那段記憶亦或是下意識的選擇逃避行為來保護自己傷痕累累的心,以為只要轉身,就能將不光采的過去一筆勾消,但事實上,只要活著的每一天,那段記憶就是生命軌道中的一部分,它們從來不曾遠離我們,反而在我們的心中牢牢地佔住一個位置。而《活著》一書正是這樣的故事,身為殺人兇手的母親,在兒子自殺身亡後,就帶著極大的恐懼與罪惡感度過人生中的冰河期,她永遠忘不了在1989126那天,蒙特婁理工學院發生十四名女學生槍殺案,而她的兒子正是造成這起不幸命案的兇手。

 

命案發生後的每一天,彷彿是世界末日一般,不幸的厄運接踵而至,莫妮卡.拉屏和她的女兒不停地承受來自警方的偵辦、親友們的關切和吸血大軍的媒體陣仗,更別提還要準備兒子的下葬事宜和遺物處理,而這些事情將她們兩個給逼得無處可逃,只能投向黑暗深淵,尋向心靈上的平靜,遺憾的是,盲目尋求短暫的心靈解脫,非但沒有為她們帶來救贖的曙光,反而讓她們的生命各自走向屬於自己的黑洞,最終將她們的心靈和生命給吞蝕。

 

身為殺人兇手的母親可說是件痛苦的事,特別是在她提供兒子的照片給警方時,隔天竟然在各大媒體版面看到兒子的照片,而且內容也多是不實的報導,接著電視媒體也出現眾多自以為很瞭解她兒子的人,不停地大談闊論,剖析殺人兇手馬克.拉屏的殺人動機、心理狀態和家庭環境等議題,但是那些如雪球般滾來的殘酷報導,永遠都抵不過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慟和被孩子無情殺戮行為深深重創的母親的心。

 

仰賴遺物去緬懷逝世的親人,讓他們的身影與記憶也隨著遺物顯現於腦海中,是莫妮卡.拉屏保留兒子買給她的生日禮物一支瑞士錶的理由,初期的傷痛讓她無法忘懷孩子乖巧美好的一面,她無法相信自己的孩子竟然犯下難以饒怒的罪行,她認為自己是有罪的,如果不是她選擇了錯誤的婚姻、如果她在孩子遭受家暴的時候,就勇於挺身保護她們、如果她能夠再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成長……,是不是一切都能夠改變,也不會有這起駭人聽聞的槍殺案發生,但是過多的問題已經無法改變什麼,流逝的生命不會再獲得重生的機會,而被逝者留下的親人,得學會在死亡的陰影籠罩下,向摰愛的人輕聲地道聲再見,祝他們的來世能夠一路好走,而今世他們的身影將會永遠烙印在心上,永不消失。

 

馬克.拉屏是個不善於和女生交際的人,對於二次大戰事物和希特勒有著莫名的熱情、他痛恨父親對他的施暴、他想要母親可以多陪伴他,他厭惡妹妹對他的嘲笑、他想要女朋友、他想要成為有用的人、他喜愛猜謎和智力遊戲、他有著暴力傾向、他不服從權威、他認為女人不該投身於職場……種種關於他對於社會、個人、家庭的觀感問題及喜好,隨著他犯下槍殺案後,他的隱私就坦然無存,因為除了受害者的家屬想要知道他為何槍殺他們摰愛的親人外,還有著更多來自社會大眾對於殺人兇手長相、性格、成長經歷等等的好奇心,不管他願意與否,他註定得為自己的罪行贖罪,不過也因為他的飲槍自盡,讓他的家人代替了他,成為替代羔羊,在地獄的邊界來回遊蕩,日夜期盼神蹟的降臨。

 

擁有黑暗的記憶固然可怕,但是只要自己堅持下去,不放棄一絲一毫的希望,也能夠像莫妮卡.拉屏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和使命,在險惡難行的溪流裡努力地溯溪而上,也是生命之所以偉大的地方。

 

 

 

P.S.

1.感謝世茂出版給予試讀的機會。

2.參加『活著』智富出版˙博客來嗜讀本活動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