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2019年「原創言情心得」

【5星推薦-原創言情小說心得|古代+青梅竹馬+女扮男裝+女官】–《伴讀守則》作者:溪畔茶

《伴讀守則》是平民少女與代王府王孫朱成鈞的「古代版」青梅竹馬愛情故事。

文案

展見星考科舉的初衷很簡單,她不想再受欺負了。

底層百姓向上的路那麼窄,那麼難,但是再難,她想試一試。

……

另一版文案:

平民少女展見星的發跡之路,始于成為代王府王孫的伴讀。

這位有著最冷酷心機和最天真心腸的王孫漸漸地,

對展見星生出了些不可說的心思。

——————————————

王孫親筆撰寫《伴讀守則》:

一、我的伴讀,就是我的。

二、我的伴讀,他欠我一個妹妹。

三、我的伴讀,我想看幾眼,就看幾眼。

四、待定中……

CP:正直清正VS狂野忠貞,做官搞事談戀愛

 

簡評

這就是一個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只不過女主青梅從小到大都是女扮男裝,還騙了自己的竹馬很久。

女主會女扮男裝的原因,是她的父親想要把女兒當兒子養。

也因為女主的家族重男輕女非常的嚴重。

她父親本來想說,如果生下第二個小孩是男孩的話,就恢復女主的身份。

結果沒想到女主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留下女主跟自己的母親千里扶棺到父親的老家,才發現到父親家族這邊的親戚,完全都是一群吸血鬼。

女主的奶奶知道自己的兒子死了一點也不感到傷心,反而想要趁機把女主的媽媽嫁給村裡的一個傻子來換取錢,如果不是女主的媽媽以死相逼,現在早就被賣掉了。

遇到這種想要賣女人換取錢的親戚,女主的媽媽也不敢把女兒是女兒身的身份說出去,她怕自己的女兒也被丈夫家族的人搶回去,養個幾年也賣給了其他人。

於是女主得到難得的讀書機會和以女扮男裝入官做事的機運。

只是女主也不是一開始就很順利,她在成為官員之前,差點死在男主的親人手中。

男主的代王府親人,不比女主的極品親戚來得差。

代王府一家就是以蠻橫出名的王族,以前因為魚肉百姓,被皇帝要求圈禁全家。

於是代王一家就被圈禁很久,而男主就在圈禁的生活裡,看盡自家親人的醜態,也讓他的親情很淡薄。

男主的父親玩女人太兇,結果死在了女人的身上, 這讓男主也自動退避女人。

男主長大之後,對於自己的大哥放縱女色也看不過去,於是當他的大哥開始沉迷女色時,他會做一件事,直接把大哥從那個地方拉開,不讓他和自己父親的一樣。

這不是因為男主跟他的大哥有比較深厚的親情,而是他單純看不下去,他大哥在代王府裡面四處做一些混事。

 

男主跟女主能夠認識的原因是在代王一家被解除圈禁代王府。

男主的爺爺,就是代王,他帶著一家老少在外面浩浩蕩蕩的遊街,四處搶奪老百姓攤販的東西。

女主家賣的饅頭就被男主的爺爺搶去吃,跟在男主爺爺後面包含男主,後來也都有模學樣,也把女主家沒有賣掉的饅頭全部搶光了。

那時候那女主角很憤慨,覺得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搶奪老百姓的東西男主長大之後,對於自己的大哥放縱女色也看不過去,於是當他的大哥開始沉迷女色時,他會做一件事,直接把大哥從那個地方拉開,不讓他和自己父親的一樣。

不過男主的爺爺下場也不好,因為吃饅頭噎死了。

等到多年後男主才跟女主解釋,他那時候本來也不想搶她家的饅頭,只是如果他不跟著做,可能下一次他家的人不會再帶他出門了。

說起來男主也很可憐,從小長大的時候,就已經遇到了圈禁的命運,好不容易能出來,還得去學下人如何賭博,才能讓自己爺爺贏得高興,換到帶他出門的機會。

 

小文盲男主

 小吏匆匆走到公案旁,稟報了一下,羅知府點了下頭,請那少年出來,補上口供。

 少年沒動,只是口氣平淡乃至有點木呆地開了口:“我不知道。”

 羅知府揚眉:“你怎會不知?你看見什麼,便說什麼。”又問他身份姓名。

 少年的眼神動了一下,轉向了羅知府,他的眼神也有點木呆,好像在看羅知府,又好像沒在看,他說出來的話,更是古怪:“我今天第一次出府,不懂你們說的這些。二叔說有毒,就是有毒罷。”

 他沒回答羅知府的第二個問題,但他能稱朱遜爍為“二叔”,顯見也是親王後裔,當是代王的孫輩。

 朱遜爍聽他們對答,有點不耐煩,但又勉強滿意:“聽見了沒有?我代王府上下都認為有毒,記清楚了!”

 羅知府並不以他的叫囂為意,眉頭反而鬆開了——少年的答話看上去隨意,甚至有點草菅人命的嫌疑,比代王府其他人好不到哪兒去,但事實上,這是出現的唯一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他至少說了個不知道,而不是斬釘截鐵睜眼說瞎話的“有毒”。

 書吏很快把這句口供記錄下來了,拿去讓少年簽字畫押。

 沾好墨的筆遞到面前,少年卻沒接,道:“我不會寫字。”

 羅知府控制不住驚訝的眼神——看這少年身量,起碼也十三四歲了,不說讀多少書,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這可是親王之孫!

 他忍住了發問的欲望,讓書吏只讓少年按了個手印,讓後將供詞拿回來,他親自代為簽上姓名。

 他又問了一遍,這一回,少年終於回答了:“朱成鈞。

 

男主的親人馬上就跳出來指責,一定是女主家的饅頭有毒,才毒死了自己的父親,其實只是為了繼承王位,硬要推女主跟女主的媽媽當替死鬼。

作為一個平民百姓,女主沒有權勢,只好任由男主的家人胡說八道,後來他們全部被帶去關了,女主還被人用了刑。

如果不是有一名官員挺身而出,恐怕女主跟女主的媽媽可能就死在裡面了。

而男主也借由這次的機會讓皇帝注意到自己,因為他是王家子孫裡面罕見的文盲,當所有人都要作證簽名的時候,只有他簽不出自己的名字。

當皇帝聽到這件事的時候,覺得蠻丟臉的。

皇帝沒想到同姓的家族裡面,竟然還有人是文盲,於是他就派出了一名官員去輔導男主讀書。

就是這個讀書機會才讓男主跟女主有了關係,之後女主就成為代王府王孫的伴讀。

面對一個差點殺死自己的代王府,女主本來也不想去的。

不過當她好不容易從牢裡被放出來,回到家的時候才發現,她家的饅頭店像是被洗劫一樣,所有的東西都被搬走了。

女主從鄰居的口中知道就是自己那一群極品親戚做的好事,知道她們被關之後就搬空了她們家的東西。

而女主的極品親戚來的用意,事實上有兩個,第一個想要再次的逼迫女主的母親改嫁換取錢,第二個要把女主綁回家去,看能不能再做更好的利用。

面對這樣的局勢,女主沒有第二個選擇,如果成為代王府的伴讀,至少還能夠嚇住自己的極品親戚,於是她就去報名了。

 

成為伴讀後的日子也沒有想像的好過,因為男主在自己府中必須扮演的傻呆形象,也就是和以往一樣,在府中下人可以看不起,他所有的親人都可以隨便欺負他的角色。

一開始女主不是成為男主的伴讀,她是被男主的另外一名親人小孩給指定為伴讀,為的是無時無刻地欺負女主。

男主跟女主的伴讀生活裡面,女主看見了男主家裡這群極品親戚的醜相,覺得只有男主是出淤泥而不染。

有一次男主的堂兄想要趁機推他下水,被他閃過,就自己跌到了水中,男主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堂兄,完全不想下水去救一個差點害死自己的人,而這個時候女主出現了。

女主極力勸說男主,不要跟他的家人一樣,於是男主下水救了對方,但也沒有好下場,女主跟男主都被關了起來。

女主是一個善良的人,即使明知道救的人是壞人,仍然有一股善意,而她吸引男主的地方不只是善良,而是她為自己的信念奮鬥到最後一刻的精神。

 

讀這個小說,女主的成長有四階段。

但是感情戲真的很慢熱。

因為女主女扮男裝騙過了所有人,也包含男主,直到多年後女主被男主意外的發現她是女兒身的事。

男主在不知道女主是男是女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他後來更是突破了性別的限制,決定不管她的性別,一樣堅持只要她。

而女主在聽到他的告白之後,也嚇到了,認為是自己誤了男主,因為兩個人長久相處,男主才會喜歡上自己。

 

女主成長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女扮男裝,一個平凡的男孩子,幫忙寡母,照顧著家中饅頭鋪的工作,也捲入代王搶她們家的饅頭,自己噎死,硬把她連同母親下獄。

 

第二階段:女主死裡逃生,好不容易洗清冤屈,結果發現極品極戚,把她們家的家當全部搶光了,她在無路可走的狀況下,成為代王府的伴讀,至少還能夠保住自己和母親的棲身之地。

 

第三階段:在代王府當伴讀的期間,跟男主的感情越來越好,也習慣管著學渣的男主讀書,最後她一路高升到做高官。

 

別說我救了你

脖間的桎梏撤去,新鮮的空氣湧進來,展見星跌坐在地,張大了嘴瘋狂地呼吸著。

 咚!

 又一聲,卻是栽倒在一側的張冀有動彈的跡象,站著的那人照著後腦勺又給了他一下,乾脆利索,這下張冀腦袋一歪,終於不動了,也不知是死是暈。

 “咳,咳……”

 展見星一時還爬不起來,她喉嚨火辣辣地疼,撿回一條命以後,忍不住費勁地又嗆咳起來。

 好一會兒之後,她才終於緩過勁來,捂著脖子,仰起頭來看著。

 面前站著個高瘦的人影,右手一根木棍拄在地上。

 “……九爺?”她眯了眯眼,感覺眼前仍有些發花,遲疑地問:“是你救了我?”

 人影未答,但出口的聲音分明有著朱成鈞那獨特的漠然:“沒死就走吧。”

 展見星腦子裡暈暈的,又問他:“張冀為什麼要殺我?他說是大爺叫我——咳。”

 朱成鈞道:“對了,我沒救你。”

 兩個人各說各的,展見星又咳嗽了一聲,頭疼地改從捂脖子變成了捂腦袋,她眼神黯淡而有些渙散,茫然地向上望著:“你說什麼?”

 淺清的月光灑下來,朱成鈞看不分明展見星的五官,但能隱隱感覺到她身上那種因受傷而顯露出的罕有的柔弱氣息,他心念一動,拿木棍去戳了她的小腿一下,道:“不許告訴別人我救了你,也不許告訴別人見過我,這裡的事都與我無關,聽見沒有?”

 展見星遲鈍著:“嗯?”

 她要問“為什麼”,還未出口,朱成鈞又戳了她一下:“怎麼這樣笨?你照做就是了。”

 他微微俯低了身,從展見星的角度,似乎見他勾起了嘴角,又似乎沒有,只聽見他道:“一頓飯換一條命,總是你賺了。”

 

女主被男主救了,想到的報恩方式,教男主寫字。

男主馬上拒絕,不要她的報恩,也說屋裡沒水,沒有辦法寫字。

女主馬上把男主下水救人的褲子,用力擰乾後,讓水流入硯池內,使男主都說不出話。

 

第四階段:男主成全她想要為天下人做事的心願,放任她闖著官場,後來又為了她做一件事,在小皇帝面前殺死了一名想要害她的太監公公。

這場意外變故讓女主決定不再繼續女扮男裝下去了,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小皇帝以及男主角,那時候關於她被皇帝的生母太后喜歡上的事,已經傳得人盡皆知。

 

別走

 “你擺出這副很意外的表情幹什麼?”朱成鈞瞥她一眼,“我離你遠一點,不也正中你意麼?”

 展見星:“……”她有點彆扭,低聲道,“我沒這麼說過。”

 “但你是這麼想的。”

 展見星不說話了。

 朱成鈞瞪了她片刻,站起來道:“秋果,東西收拾好了沒?你怎麼這麼慢。”

 秋果站在門邊吐吐舌頭:“爺,我這就去催一催——”

 “我也沒這麼想。”

 朱成鈞已在往外走了,正路過她身側,聞言停了腳步,頭一側,道:“你再說一遍。”

 展見星甚是煩惱,回嘴道:“王爺耳聰目明,何必要下官重複。”

 朱成鈞理直氣壯:“我就是要。”

 “……”展見星無語了,只好道,“下官一介六品官,如何能決定王爺的去留,所以從未做此想過。”

 “那你要是能呢,是不是馬上就要把我趕出京去了?”

 “下官怎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假定你能——這樣好了,”朱成鈞眯了眼,“你現在就能。你是想我走,還是想我留?你說了就算。”

 展見星瞠目:“王爺,這不是件小事,事關王爺將來,王爺自己該好生思索才是——”

 “好,我知道了。”朱成鈞一點頭,“秋果,走。還沒收拾好的東西不要了。”

 他邁步便走,毫無猶疑,展見星未曾料到,她又急,想追上去,又氣得定在原地:“王爺,你怎麼這樣兒戲,我都說了沒想你走——”

 她沒說謊,她不想他留,可是,她確實也沒想他走。

 在她矛盾的內心裡,實則是將一切交由時局決定。

 “早這樣說,”朱成鈞停步扭頭,勾了嘴角,“不就好了。”

 展見星連瞪他的力氣也攢不出了,碰上這樣的人,她還能怎麼辦呢?

 

女主的成長,有更多的部分是在抗拒當時的重男輕女的環境。

她不服氣,只是一個女兒身和男兒身差別,為什麼命運大不同,所以即使她有機會換回女兒身,她也不願意。

女主的母親面對不願意換回女兒身的女兒感到無可奈何,曾經一度想要逼著已經考上秀才的女兒,和她一起遠走高飛,但是男主聽到了心情很不愉快,甚至把女主綁了起來。

因為他覺得女主這樣是背叛了他,他不願意讓她離開。

男主對於女主的態度始終都是非常複雜的,他對待女主非常非常的好,從來不允許自己或是其他人欺負女主。

在不知道她是女兒身的時候,他只求女主不要排斥他,討厭他,讓自己能夠常常看到女主就好,所以當女主必須遠赴他地做官的時候,他直接跟皇帝申請了女主當官的地方,作為自己的封地,為的是常常可以看到女主。

知道女主是女兒身的時候,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要折斷女主的羽翼,不讓她繼續做官。

他想了很久,明白到女主有自己的心願要達成,而他要做的是放她去飛,並且做她最堅強的後盾。

但是女主無心於男女情事,幾次的拒絕他之後,甚至勸說他選妃,這讓他感到很傷心,使兩個人之間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冷戰。

 

男主就是一個很好的人,他很聰明,但是因為自小生長的環境讓他看盡了世態炎涼和人情冷暖,所以他不爭不搶,只求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夠了。

女主最幸運的事就是遇上了男主這樣的竹馬,願意支持她追逐自己的夢想,即使是和她冷戰,也還是默默的關心她,並且在最重要的時候不惜讓自己得罪皇帝,也要殺死那個想要害他的太監公公。

 

總之,這就是一個女主努力成長到成為高官,然後為了保護男主、解開皇帝和太后心結,決定放下自己這偷來的十年做官時光,換回女兒身,她要回歸男主懷抱,嫁給男主。

 

在兩個人相愛的過程之中,男主就是那個負責撒糖的人,而女主拒絕他的求愛的反應,總是讓他吃到滿口的鹽。

而男主能夠一直堅持下去,是因為他看得見女主對他並非無心,只是女主對於做官的執念太深了。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有想說的話,也歡迎大家留言哦。

更多原創言情小說「清單」連結:

作者其他作品心得文:

《王女韶華》作者:溪畔茶

《穿越成小官之女》作者:溪畔茶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言情書單目錄

2019年言情小說推薦:1月-12月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