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言情, 2020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

古代重生 | 《重生後太子妃鹹魚了》作者:寫離聲  | 【5星言情小說推薦心得文】 | 長篇言情 | 古代言情 | 雙重生言情 | 追妻火葬場文

《重生後太子妃鹹魚了》是沈宜秋和尉遲越雙重生的愛情故事。

 

文案

上一世,沈宜秋戰過白月光,鬥過朱砂痣,過五關斬六將,從沒落世家女熬成皇后,終於熬死了狗嗶男人,榮升太后。
誰知腳底一滑,撞死在皇帝棺材上,回到還沒出閣的十五歲
沈宜秋眼一睜,發現回到了新手村,氣得把眼一閉翻了個身:愛誰誰,老娘這回不伺候了
尉遲越回望人間最後一眼,卻看到不討喜的皇后一頭碰死在自己棺材上。尉遲越深受感動,重活一世,他決定對這個愛慘了他的女人好那麼一點點……
到了前世兩人初見的那天,尉遲越左等右等沒等到人——沈宜秋把他鴿了
又等了幾天,沈宜秋開始跟禮部尚書家的公子議親了
又又等了幾天,沈宜秋快跟人過定了
尉遲越:???!!!
尉遲越:汪汪汪,老婆你看我,是不是還能拯救一下?
沈宜秋:哦(滾一邊去別妨礙我鹹魚躺
這是一個狗男人欠教育,女人並不想教育,狗男人只好自學成才的故事

內容標籤: 宮廷侯爵 重生 打臉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宜秋、尉遲越

 

簡評

這是一篇追妻火葬場,因為第一輩子男主對女主不夠好,所以第二輩子他就展開了漫長艱辛的追妻之旅。

 

女主第一輩子忍受了丈夫對自己不好的待遇,也就是冷漠了她將近十幾年的時光。

 

她好不容易熬到丈夫過世了,成為太后,卻因為腳滑不小心撞死在男主的棺材上,讓她重生回沒有嫁的時候。

 

重生未嫁時,女主的想法,這一輩子絕對不要再走上一輩子的路,她不想要再成為太子妃。

 

女主這輩子的願望,就是我不要這麼上進了,我想要單純的跟家人一起生活著,而不是在那邊應付了一大堆的女人,還要看自己的丈夫寵某一個女人,她覺得這樣太累了。

 

女主是個可憐人,因為她的父母很早就過世了,她是被奶奶撫養長大的。

 

這個奶奶極度痛恨她的母親,小時候總是用各種的理由虐待女主,不是不給飯吃,就是打她,讓她小時候常常就是飢餓,或者是在寒冷的天裡,只穿著一件衣服。

 

女主第一輩子不知道,自己家裡人的嘴臉,是這麼的醜陋。

 

女主重生之後,回想起第一輩子被家裡人欺負的模樣,覺得這輩子不這麼過了。

 

女主第一輩子活的不算好,也是很窩囊。

 

她總是被家裡的人拖累,在她懷孕的期間,家裡有姐妹說想要來照顧她,結果爬上了男主的床,讓男主很生氣。

 

女主的一些不長進的二伯,總是打著她的名義去歛財,逼著她,不得不跪兩個時辰,來讓男主同意讓二伯的性命留下來,這樣的行為只得到奶奶一句話無用。

 

重生後女主,決定這輩子要跟家裡的人斷個乾淨,同時也要遠離男主。

 

第一輩子過得太苦了,重生後的女主放飛自己。

 

她先是用計,讓自己無法去選太子妃的宴會,她不想要當太子妃,並且同意跟其他的人定親了。

 

男主第一輩子是不愛女主的,他有很多的妃子,只有他的表妹是他最愛的,所以上一輩子他只專寵著自己的表妹,冷漠女主,還不給女主好臉色看。

 

男主死後成為一抹靈魂,就在皇宮裡面四處飄。

 

最讓他動容的是他不愛的皇后女主,竟然撞死在他的棺材上。

 

男主重生後,覺得這輩子,還是必須娶女主當自己的妻子,而上輩子所有的事情,都會正常發展,不會改變的。

 

男主不愛女主,一開始他逼著自己必須娶女主,是因為第一輩子看到女主死在他的面前,他覺得這麼喜歡自己的女人,一定不能放過。

 

男主破天荒的打扮了自己,就為了在選太子妃的宴會上看見女主,沒想到女主人根本沒來,來的竟然是他們家的其他女人,這讓他覺得很失望。

 

男主不擔心,覺得女主還是會嫁給他當太子妃的。

 

他聽到消息是女主要去拜拜,他就看到了他上輩子的心腹大將跟他上輩子的太子妃兩個人相談甚歡,這讓他覺得很不開心,因為他都沒有看過女主笑得這麼開心。

 

男主派出底下的人,不斷的探查有關女主的消息,男主手底下的人已經聽到了,女主正準備跟其他的人定親的消息,就是不告訴男主。

 

等到男主又施計讓女主不得不進宮一趟後,他從自己的皇后養母口中聽到,女主已經跟其他的人定親,這個消息。

 

男主的生母還在,他被沒有孩子的皇后收養,是因為他的生母那時候,剛生下自己的弟弟,沒有空理他。

 

男主的生母,有一次就跟皇帝說,把自己的大兒子送給皇后當養子,這也讓男主成為了太子。

 

男主的生母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她最愛的人就是擁有一大堆女人的皇帝,不斷的想辦法把侄女,塞給男主當小老婆。

 

這個侄女就是男主的表妹,也是男主第一輩子最寵的妃子。

 

男主聽到女主定親的消息後 他臉色很難看,他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改變了。

 

他忍了幾天之後,終於去找了自己的皇帝父親,逼著對方給了他一道聖旨就是賜婚。

 

男主在皇帝父親的面前卜了幾卦,他跟女主結婚之後的運勢,全部都是凶兆,讓他的皇帝父親實在看不下去,覺得這樣你還敢娶嗎?但是男主不相信命,他就是要把女主娶回家。

 

於是本來準備要和其他人訂親的女主在接到聖旨前,就被人退親了。

她也放棄了,覺得這輩子,不過就是跟上輩子一樣,繼續再熬個10來年,她就能夠當太后了。

 

男主跟女主都是重生的,他們第一輩子的回憶,會在他們婚後生活裡面不斷的出現。

 

男主跟女主擁有第一輩子的記憶,所以他們都是按照第一輩子的事情在進行。

 

女主記得男主在自己成為太子妃後,對自己的冷漠,也知道男主一定會把自己最愛的表妹給娶回家當妃子。

 

她對男主的態度,就是完全不在乎。

女主已經心累,一開始在她小時候,因為父母早逝,她並沒有享受到太多親情,就被家裡的人虐待。

 

成為太子妃、皇后之後,又繼續被家裡的人剝削,知道又得再走上一輩子的老路時,她想沒什麼,只是這輩子她家裡的那些人,別想從她這裡得到好處。

 

至於男主喜歡哪個女人,就讓他喜歡去吧,她只想安安靜靜的活下去就好。

 

重生的男主,好不容易把女主娶回家了,他覺得婚後的生活一定是甜蜜蜜的,他迫不及待的把最好的東西都放在女主的身邊,想盡辦法去討好女主。

 

兩個人的新婚第一夜,女主記得,第一輩子的男主讓她等了很久,結果告訴她。

 

他喝醉了不能跟他洞房,而這一輩子女主不這麼傻了,她早早的就去睡覺了。

 

男主知道自己第一輩子,因為被大臣灌醉了,無法和女主順利洞房,所以這輩子他在酒裡面灌了水,得以順利的脫身,沒想到,迎接他的是女主睡著了。

 

接下來,女主在婚後生活依然是我行我素的過生活。

 

她最喜歡接近的人,就是上輩子對自己很好的男主的皇后養母,以及兩名男主娶進來的妾室。

 

那是在她上輩子落難時,仍然堅持陪著她的兩名宮妃,所以不得不再次當起太子妃後,女主就成為這兩名宮妃在宮裡最強的靠山。

 

第二輩子的男主,決定娶女主之後,過起了守身如玉的生活。

 

因為他想過自己能夠給女主的東西,只剩下嫡長子,他不能再和上輩子一樣,讓女主在還沒有懷上孩子之前,就有其他人生的兒子出生。

 

兩個人的第二輩子,女主維持冷心冷面的態度去面對男主,而男主則開始放下所有的一切,不斷的跟女主,就是要死纏著女主,不讓對方離開。

 

男主自己也意識到自己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他無法感覺到女主喜歡上自己。

 

因為他覺得女主,反而更喜歡自己的皇后養母以及另外兩個妾室。

 

女主跟其他那三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總是笑聲不斷,面對他的時候總是很敷衍。

 

女主不喜歡男主跟自己睡在一起,男主乾脆也不在自己的寢殿睡了,每天都過來纏著女主睡覺,但是兩個人始終沒有發生關係。

 

女主在第一輩子是因為體質過寒,一直很難懷孕後來調理了,幾年之後,她的孩子不是流產,就是生下來早逝,她到最後連生孩子的能力都沒有了。

 

男主因為是重生的,他只知道女主的體質不好,需要調理幾年,他決定等女主的身體調理好之後,再跟女主發生關係。

 

但在女主調理身體的過程裡面,他發現女主的體質偏寒,是因為小時候被她的奶奶欺負,不是不給飯吃,就是放她在寒冷的天受凍。

 

男主不喜歡女主的家裡人,他認為那都是一群貪得無厭的人,。

 

他實在不知道為什麼,第一輩子的女主如此識人不清,但這輩子他還是會給女主面子,就陪著女主回去,後來兩個人住了一天之後,就生氣離開了。

 

男主覺得實在太荒謬,女主的伯伯們,在他陪著女主回去住的第1天,就給他安排了兩個女人,還有女主的堂姐,過來哭訴女主搶走了男主。

 

男主心想自己是一枚銅錢嗎?誰先看到就是誰的嗎?更何況那天來參加選太子妃宴會的女人這麼多,怎麼有人厚臉皮,以為自己就是他的最愛。

 

這一輩子男主對女主上了心,知道真正善待女主的人,是女主的舅舅家,於是他直接帶著女主,去了女主的舅家。

 

女主是重生的,對於這一輩子的男主不走第一輩子的路線,她心裡是有點動容。

 

但她只要想到,再等一段時間,男主的表妹就要進宮了 一切又是跟上輩子一樣,男主專寵自己的表妹,而她卻苦苦的等不到丈夫的寵愛,必須一個人面對宮中的爭鬥時。

 

女主就不想愛男主了,覺得就把它當成是男主偶發的善心,畢竟兩個人上輩子已經糾纏了十幾年了。

 

男主在第二輩子改頭換面,不斷想要用其他的方式討好女主,但因為第一輩子自己實在太渣了,女主對他實在愛不起來,變成他只能自己給自己打氣,說我再努努力,女主就會愛上我。

 

男主的確想過,一切就照著上輩子那樣發展,他還是會把表妹娶進宮的,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他覺得不該把表妹娶進來了。

 

男主有一次感冒了,那時候男主的生母,帶著他的表妹說要來照顧好他,但是他睡著的時候,就只剩表妹在她的床上。

 

而在這期間,女主忙的連飯都沒有吃,就要來看男主,卻被擋在外面,整整等了一個時辰多,女主離開了。

 

女主心想,男主最愛的表妹都到了,她進去做什麼,而且男主也不想要叫她,就這樣吧,等一個小時多,已經是她仁至義盡了,接著她就回去自己住的地方。

 

等到那天晚上,男主醒來之後,聽到女主過來等他等了一個小時,男主什麼都沒想,直接拖著病體,趕回女主住的地方。

 

男主從自己的表妹口中,只知道女主稍等了一下,但是男主從自己的僕人口中知道的是,女主等了一個多小時。

 

他覺得表妹的話,該打個折扣了,而女主總是不說出自己的委屈,再加上他上一輩子的確很渣,就這樣忽略了女主曾經對他的好。

 

男主知道這自己是活該,上輩子有人對他無私的好,他不珍惜,這輩子他只能夠努力的爭取女主對他的好。

 

男主拖著病體回到了女主住的地方後,發現自己的兩個妾室走過來,請求他不要再傷害女主,也不要再叫女主起來了,因為女主的胃病發作了,剛剛才睡下。

 

男主才知道原來女主有胃病這件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上一輩子眼睛到底是有多瞎,竟然一點都不瞭解女主的一些生活行為,或者是她的委屈,反而是他兩個妾室,才是最關心女主的人。

 

女主沒吃飯就拖著身體跑去看男主,在等待期間喝了太多的茶,結果引發了胃病,這是她小時候被奶奶虐待的後遺症。

 

男主覺得他的第二輩子,就是來為女主心疼,來為自己第一輩子的冷漠贖罪,但他是絕對不會放手。

 

因為這是他的太子妃,也是他未來的皇后,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女主在自己毫不知情的狀況之下,成功的把最大的表妹情敵給踢出宮妃隊伍了。

 

男主接下來跟自己的表妹劃清關係,而表妹透過自己的生母,成功求得皇帝父親賜婚,也被男主拒絕了,說自己跟表妹只是兄妹感情。

 

男主之後會發現到一件事情,表妹才是最大的障礙,只要表妹在,女主就不會愛上他。

 

女主發現每當自己想要對男主多走一步的時候,男主的表妹就會出現了,提醒她上輩子自己在感情上的失敗,這讓她始終無法愛上男主。

 

兩個人婚後的生活,女主放寬心什麼都不在乎了。

 

而男主只能一次在一次的失望之中,逼自己不斷的纏著女主,也放掉了上輩子想要娶的表妹,因為他覺得就這麼一個人,如果自己不守好,以後也沒有機會了。

 

男主在第二輩子真正的愛上了女主後,才發現到他不允許兩個人之間,再插入第三者,再加上他心裡一直都非常介意,女主曾經定親的那個對象,還對女主舊情難忘。

 

男主是第一個露餡的。

 

男主被女主發現到,男主也是重生了後,女主向男主提出了質疑,第一輩子我們的關係這麼的不好,你為什麼還要娶我。

 

男主説是因為看到女主撞死在自己的棺材,覺得自己不能再辜負女主,而女主說,這根本就是誤會,我是不小心滑下去跌死的。

 

聽到真相的男主,心裡知道,這才是真實的情況。

 

但是第二輩子的他,已經愛上了女主,所以他不會放手的,他反而變得比之前更纏著女主。

 

少了表妹這個障礙後,男主對女主所有示好的行為,也被女主慢慢的放入了心中,終於接受了男主的求愛。

 

最終女主把身體調養好了,男主跟女主開啟了一生一雙人的皇室生活,而女主如願地生下了幾個小孩,彌補上輩子沒有孩子的遺憾。

 

總之,這就是一個雙重生的古代愛情故事,男女主角都帶著記憶重生,兩個人都照著記憶,跟著上輩子的軌道走。

 

男主記得自己死後,第一輩子的女主撞死在自己的棺材,讓他覺得女主一定很愛自己。

 

造成他婚前跟婚後,都不斷的催眠自己,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付出更多,來換取女主對自己的愛。

 

於是第一輩子有很多妃子,專寵表妹妃子的男主,在第二輩子就變成了一個求愛不得,只能不斷努力求妻子愛他的男人。

 

只是追著女主的同時,男主覺得自己上輩子做的事情實在是太糟了,他愧對女主,也為曾經發生在女主身上的那些事感到心疼。

 

他實在不知道自己上一輩子,怎麼對女主這麼的不關心,忽略了女主有這麼多的委屈。

 

重生的這一輩子,兩個人跟上輩子一樣,當著太子夫妻,最後成為皇后夫妻。

 

但是男主改變了,他不和任何女人或是妃子發生關係,他把那些跟女主感情很好的妃子下令賜婚,或者是賜做女官了。

 

男主把自己上輩子最愛的表妹放棄了。

 

他發現自己也不是這麼愛表妹,再加上這輩子,他愛上了女主後,就更不允許有第三個人插入他們之間,這個情敵也被男主自己弄掉了。

 

兩個人婚後的生活,是男主追妻火葬場,最後男主在鍥而不捨的追求之下,終於成功抱得女主這個美人歸了,實現了他一直以來一生一雙人的夢想。

 

看起來可能會覺得有點憋屈,可是每個人命運的軌道始終是不一樣的,發生在女主身上的事情是不能改變的,因為她的童年遭遇,造成她什麼事都只能自己來,不把委屈說出口。

 

而男主上輩子不滿女主是皇后養母替自己挑的太子妃,間接的冷落了女主,這也是男主生長環境給他帶來的影響。

 

但他目睹第一輩子女主撞死在他的棺材的時候。

 

重生之後的他,做出了改變,才使兩個人的第二輩子走向不再這麼的憋屈了,反而讓女主有了最大的靠山,就是男主。

 

從此女主不管在哪裡,都有男主跟著很緊跟在後面,就算她對男主說出一些不好聽的話,男主出去外面靜靜心後,還是回頭繼續纏著女主。

 

他也不放棄,每天晚上都必須抱著女主睡覺這件事情,因為他不想要再跟女主心離得這麼遠了。

 

各懷心思

  郭賢妃一聽“娘娘”兩字,便氣不打一處來,她是太子生母,太子妃自當稱她一聲“阿姑”,可方才也是自己說了不要當人婆母,這時候揪著個稱呼不放倒像是打自己的臉。

  她冷哼一聲道:“原來這事太子妃也知道,本來太子殿下要發落誰,我也不好置喙,不過新婦才進門便往外逐人,知道的道是下人有過,不知道的難免誤會太子妃沒有容人之量。”

  尉遲越這下算是聽明白了,原來沈氏昨夜發落了一個宮人。

  在前伺候的宮人有二十來個,他平時又對這些不太上心,一時倒想不起是哪個。

  他使勁想了一會兒,終於把名字和臉對上了號,那宮人似乎生得略平頭正臉些。

  莫非沈氏是叫她惹得不高興,所以才先睡了?

  這倒也情有可原。

  不過畢竟是賢妃的人,就這麼發落了難免要落人口實。

  尉遲越抿了一口茶,正想替她攬下,卻聽沈氏道:“啟稟娘娘,此事與太子殿下無涉,那人是媳婦替娘娘發落的,此人出言不遜,不敬主母,留在宮中恐怕于娘娘名譽有損,倒叫旁人說娘娘宮裡出來的人沒規矩。”

  尉遲越差點叫茶湯噎住,他記憶中的沈氏一向謙恭謹慎,甚至有些過於拘謹,沒想到竟也有幾分烈性,大約是那宮人將她氣狠了。

  是了,生母似乎提過幾次,待他娶了正妃,便要他提拔幾個人做媵妾。

  想來是那個眉嫵仗著賢妃做靠山,懷有非分之想,在太子妃面前顯露了出來,也難怪沈氏沉不住氣了。

  賢妃料想自己發難,媳婦即便不是誠惶誠恐,也該賠罪告饒,誰知她卻反過來給自己甩臉子!

  一股邪火在她身體裡亂竄,燒得她心肝脾肺腎一起疼,她一時之間都不知該捧哪兒,揪著自己衣襟,看看油鹽不進的媳婦,又看看兒子:“三郎,你娶了新婦就是如此孝順阿娘的麼?”

  尉遲越能怎麼辦?只好替太子妃擔待著:“兒子不敢。是東宮規矩鬆弛,那宮人在東宮多年,耳濡目染,故而作出越禮犯分之事,太子妃依例懲處,整飭紀綱,原也出自兒子的授意。”

  沈宜秋一怔,尉遲越竟然在替自己說話?是吃錯了東西麼?

  她心中隱隱生起些不安,轉念一想,是了,尉遲越前世也不喜歡生母插手東宮的事,她身為太子妃,發落東宮裡的人,本就是名正言順。便是不滿意自己,他也要維護東宮的體統。

  郭賢妃正待要發作,尉遲越便道:“母妃身體不適,兒子和阿沈便先告退了。”說罷帶著沈宜秋行禮辭出。

  出了仙居殿,尉遲越便沉下臉來,他知道生母不喜歡沈氏,可沒想到她連面上敷衍一二都不肯。

  這是他明媒正娶的太子妃,不過發落自己宮中一個下人,生母便在見禮時當著一眾宮人給她沒臉,著實蠻不講理。

  他看了看沈宜秋,心道雖然沈氏性子沉穩,但如今還是個十五歲的小娘子,自是有些氣性的——若是沒有氣性,上輩子也不會做出自戕這等事了。回去少不得多陪陪她。

  沈宜秋眼角余光瞥見尉遲越一臉鬱悶,不由幸災樂禍,妻室和婆母不和,夾在中間的男子最是裡外不是人。

  待他們回去之後,郭賢妃的便宜病想必又要大肆發作一番,到時候保不齊能用眼淚把尉遲越淹死。

  有了今日這一遭,他必定看見自己就心煩,說不定今晚就去前院睡,來個眼不見為淨。

  兩人各懷心思,坐上了回東宮的車。

 

胃疾

  尉遲越察覺出不對勁來,問道:“太子妃呢?”

  王十娘擰著柳眉,咬著嘴唇不說話。

  宋六娘只得道:“回稟殿下,娘娘剛睡著。”

  尉遲越松了一口氣,隨即微感詫異,此時已是四更天,沈宜秋早該回來了,如何才睡著?

  他又問道:“你們如何在此處?”

  宋六娘正要作答,王十娘卻道:“殿下竟然一無所知麼?娘娘未用晚膳便趕去蓬萊宮替殿下侍疾,回來的路上胃疾便發作,到東宮時連路都走不動,是被人抬回寢殿的。”

  尉遲越心口發涼,失神道:“她有胃疾?”

  王十娘難以置信地看了他一眼:“殿下竟不知道?”

  這下子宋六娘也忍不住了:“殿下既然有人伺候,為何不說一聲,叫阿姊不顧身子巴巴地趕過去,卻又讓她白等……”

  說著眼淚便不爭氣地滾落下來,她索性拿袖子抹:“阿姊疼得打冷戰、咬胳膊的時候殿下在哪裡?眼下阿姊喝了湯藥好不容易睡著了,殿下卻又來了,難不成還要阿姊拖著病體伺候殿下?”

  她打了個哭嗝,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妾替阿姊求殿下恩典,讓她踏踏實實睡幾個時辰吧!殿下不心疼阿姊我們還看不過眼呢!”

       尉遲越不再看他們一眼,提起袍裾走進殿中。

  殿中還殘留著淡淡的藥味,與沉水香糾纏在一起,有些清苦氣。

  他穿過重重的帷幔走到沈宜秋的帳幄前,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凝神屏息。

  他向守在床邊的宮人揮了揮手,讓他們退至屏風外。

  尉遲越輕輕將織錦帳幔撩開一角,低頭望向帳中人。

  沈宜秋抱著衾被蜷縮成一團,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眼眶微微下陷,眼下有濃重的陰影。

  她不知夢到了什麼,秀氣的長眉微微皺起。

  尉遲越伸手撫了撫,想把她的眉頭撫平,可片刻後她又蹙起了眉。

  做了一世夫妻,他竟然連她有胃疾都不知道。

  兩位良娣的話盤旋在他耳邊,像錐子一般刺著他的心口,饒是他不情願,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話並非沒有道理。

  他微微歎了口氣,轉身去殿后草草沐浴了一番,換上寢衣,輕輕掀開被角,驀地想起自己染了風寒。

  他想了想,走到床尾,輕輕掀起被子鑽進被窩裡。

  沈宜秋體虛畏寒,平日手腳便不容易捂暖,如今胃疾犯了,越發冷如冰雪,偎著被爐也沒暖和起來。

  尉遲越探手一摸,不禁皺了皺眉,便即把被爐推出被外,將她的雙腳抱進懷裡。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連結|言情書單:歷年好看的言情小說心得文總表(分古代篇…)

連結 | 推薦言情書單區-附心得文連結

 

連結 | 2020年言情心得文-1~6月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甜寵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2020年好看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2020年好看的「校園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19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

連結 | 2019年書單|類型言情心得文(古代、現言…)

 

連結 |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