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言情, 2020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

古代重生 | 《第一侯》 作者:希行 | 【5星言情小說推薦心得文】 | 古代言情 | 重生言情 | 權謀言情 | 男強女強 | 筆友夫妻 | 慢熱 | 女帝 |長篇言情

《第一侯》是劍南道的大小姐女候李明樓和 朔方節度使武鴉兒的古代權謀愛情故事。

 

文案:

慘死重生十年前的李明樓   

並沒有有仇報仇有冤報冤的喜悅   

要想當人,她只能先當鬼

全文字數
166.66萬字

 

簡評

女主是重生的。

 

重生後的女主,並沒有像想像中一樣金手指大開。

 

女主成為一個非人類存在。

 

女主能夠行走,但是不能夠見到日光,一旦見到日光,就覺得身體開始被灼傷。

 

這一次的重生過的非常辛苦,因為這一趟回家之路,是女主從10年前回來的。

 

10年前的女主在新婚那一天,被自己的未婚夫當場殺死,連同她的弟弟以及一干人全部都死於未婚夫之手。

 

女主覺得自己很可悲。

 

她13歲就到未婚夫家裡住,她等了幾年後,開開心心想要嫁給未婚夫,沒有想到迎接女主的下場,竟然是全部人都慘死的命運。

 

重生女主不會想要再嫁給未婚夫,她只想要殺死未婚夫,因為這個人害得她家破人亡,也害得她慘死的命運。

 

諷剌的是,女主的未婚夫後來會愛上隱藏身份的重生女主,一心追著女主跑,等到知道愛上的人是自己不想要未婚妻時,感到後悔不已。

 

支持不像人、不像鬼的女主,繼續回家之路的原因,是她要報仇,她也不想讓自己的弟弟再死於未婚夫的手中。

 

沒有辦法見日光的女主,能夠做的就是把全身的皮膚都用黑色的布包得緊緊的,而且一定要有人幫她打傘,幫她抵擋了陽光,但是這依舊無法阻擋女主身體的潰爛。

 

其他人看到女主身上的潰爛,只認為這可能是傷,而女主心裡知道,這是她死去的身體正在逐步潰爛。

 

天道並不允許她生活在這個10年前的世界。

 

女主不服輸,認為給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那麼不管怎麼樣,她絕對不再走以前的道路,她要逆命而為,所以她回家了。

 

女主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關鍵,在於女主有一個好父親。

 

女主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但是他有一群忠心耿耿的下屬。

 

這一群效忠女主父親的忠心耿耿下屬們,在女主的第一輩子把女主保護得非常好,但由於女主遭到暗算,他們也遭到暗算,所以也死了。

 

女主的第二輩子,決定要好好的請這一群父親忠心耿耿的下屬,替自己開一條活路。

 

重活一輩子的女主知道了哪些人對自己是真心,哪些人對自己是假意,她活起來也更自在。

 

她只想走自己的道,至於不重要的路人們,她不會浪費寶貴的活著時間和他們玩宅鬥或是一些勾心鬥角的事。

 

她要的是,用偷來的活著時間,給自己的命運翻牌。

 

女主什麼都沒有,但因為女主的父親給她,留下了非常多的錢,以及忠心耿耿的屬下們。

 

所以女主不管活在哪裡,都絕對不會委屈了自己,反而是別人要掂量著要不要來找女主的麻煩。

 

像女主被親人搶了首飾。

 

女主的反擊是,把父親說要給奶奶的那份錢財直接給了自己的二叔,讓二叔來打理這一切,並讓她的祖母知道,千萬不能得罪她,不然錢財就落入自己兒子的口袋了。

 

等女主見過了自己的弟弟之後,女主重生之路的反擊,就要啟航了。

 

女主總是全身蓋的緊緊的,再加上皮膚又潰爛,很多人都在傳說女主毀容了,才不敢嫁,

 

而這個時候女主的未婚夫也上門了,向女主直白的說,我不喜歡長得醜的女人。

 

面對第一輩子殺死自己跟殺死弟弟的未婚夫,女主的心裡是非常憤慨的,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她還沒有能力去做任何的事情。

 

女主的身體一天比一天都還在惡化,她必須抓緊時間把重要的事情做好,然後出發去她本來該去的地方。

 

女主知道她必須抵達未婚夫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她上一輩子呆著的地方,不然天道會罰她,畢竟她是一個死人。

 

女主把一切都處理好之後,就浩浩蕩蕩的帶著自己的護衛出門了,在途中遇到了一群盜匪,女主就帶著自己這一群護衛軍,直接把整個盜賊窩打下來了。

 

女主救了一大群被盜匪搶走的女人,還救了一個瞎眼老婦人,這個瞎眼老婦人後來成為女主最重要的救星。

 

瞎眼老婦人有點瘋瘋癲癲,老婦人把女主當成自己的兒媳婦,一直喊著兒媳婦的名字,而女主知道,瞎眼老婦人的兒媳婦可能已經被盜匪淩辱,並和那群被淩辱的女人們一樣選擇自殺身亡。

 

自從瞎眼老婦人一直對著自己,叫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後,女主覺得自己身體潰爛好轉了。

 

這可能是因為她頂替了另外一個女人的身份,讓天道不再追著她跑,於是女主就更用心的對待這一名瞎眼老婦人。

 

這名瞎眼老婦人一直都跟女主在一起,而且瞎眼老婦人還是男主的母親,這也間接促成了女主跟男主兩個人的感情發展。

 

男主出場的時間有點慢,因為他是在自己的母親被盜匪搶走後,急忙趕來救人,沒想到母親先被女主給救了。

 

男主決定按兵不動,先觀察一下女主為什麼會帶著一群武功強大的人,還順利的把盜賊窩打下,他懷疑其中有詐。

 

女主會遇到一群官兵,在瞎眼老婦人說出自己兒子的軍官身份後,女主就頂替了男主媳婦的這個名號,從此成為大家口中的男主媳婦的人物。

 

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一個媳婦兒,男主的反應是要再多做觀察,因為他真的很懷疑女主這個人。

 

男主潛入女主所佔領的縣裡,當起了一名小兵。

 

女主佔領一個縣的用意,是為了接下來的兵荒馬亂做好準備,她需要集結軍團,所以她用手中的錢快速聚集著這些流民們,讓這些流民們願意為了家裡有口飯吃,就去當兵。

 

男主跟女主會談好一個交易協議,女主可以繼續使用男主妻子的名聲,但是同樣的,女主必須好好照顧好男主的母親。

 

於是女主不再是一開始的大姑娘,她成為了武大夫人,也就是男主妻子的名號。

 

男主角有自己的兵要帶,他就離開女主跟自己的母親,回去自己的軍隊,而在這期間,男主跟女主的往來就是寫信交流。

 

男主跟女主成為一對筆友夫妻。

 

兩個人透過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慢慢地瞭解到對方,最後感情也日久生情出來了。

 

一開始男主從女主的信中,感覺到女主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

 

因為女主不斷地佔領了土地,擺平更多戰亂的地方。

 

女主則是會把男主母親的現況,以及男主母親現在的畫像送給男主,男主會知道自己的媽媽過得很好。

 

當兩個人信件交流變多之後,就變成了互送禮物。

 

男主送來毛皮,後來女主給男主和男主母親各做了一件斗篷說:你和母親一人一件,相隔千里也能相繫一身….

 

女主會收到男主親手做的熏香,這引發了女主手下的那些人,懷疑男主心存不軌,試圖用熏香來收服女主的心。

 

接下來男主出場的畫面不多,主要都是在書信交流或是偶爾出現。

 

女主的重頭戲出現了,從她開始佔領一個縣開始,她的名聲不斷打開,她成為拯救戰亂地區的救星。

 

女主有錢,一開始為了聚集一個軍隊。

 

她把所有的錢都拿來吸引流民,讓所有的成年男人,都能夠自願成為一個兵。

 

女主會成為這群戰亂人民心中最重要的信仰。

 

因為有了女主,他們的生活不至於顛沛流離,甚至不用害怕治安問題,只要老老實實的工作,就能有飯吃、有衣穿、有屋住。

 

倒是有錢人恨死女主,因為女主從他們身上收的錢越來越多了,讓他們決定要想盡辦法反對女主,他們絕不允許自己的錢,都被女主拿去獻給這群平民。

 

女主會遇到這群有錢人的反擊,就是有錢人們,紛紛表示政府對他們不仁不義,讓他們決定拋棄所有的家產,離開現在所居住的地方。

 

其中一些有錢人請了一批人去殺害一個村莊的人,為的就是讓大家知道女主統治下的地方,治安一點都不好,後來這一點也被人揭穿。

 

一開始一批有錢人,紛紛離開所居住的地方,的確引起了一些恐慌。

 

後來女主很快的擺平這件事情,並且把這些有錢人,以及他們雇來的殺手們都抓了起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群有錢人為了把女主趕下臺,做出屠村的壞事。

 

女主的身邊,會聚集越來越多對她忠心的下屬們。

 

女主會把第一輩子圍繞在自己未婚夫身邊的,那一群有能力屬下們,也拉攏過來,他們會成為女主手下最得力的人手。

 

女主之後可以行走於日光之下,但是每當她好不容易拯救,另外一個本來該死去的人命運後,原本不該死去的人,反而死掉了。

 

女主知道天道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每當她想要改變命運時,天道就會在其他的地方擺她一道。

 

女主不怕,女主有這群得力的手下以及自己勇往直前的勇氣。

 

她快速成為常勝軍的頭頭,所到之處都有人跟她求助,請女主來救救他們。

 

女主會跟著一起出軍,因為她存在的話,這群人會更有勇氣的去打仗。

 

畢竟一開始她聚集的是平民,是靠著不斷操演,才讓這群人有能力上戰場。

 

當女主名聲越來越大時,女主的其中一名屬下,決定做一件事情,他要毀壞女主的名聲,女主才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這個屬下對女主,來說非常的重要。

 

女主後來明白,在現在的世道裡,一個女人擁有太大的名聲,並不是一件好事,相反的因為有了這名屬下毀謗,女主的名聲反而變得更加堅不可摧。

 

女主很忙,因為女主一天到晚都在打仗,並且想盡辦法把自己真實的身份隱藏起來。

 

知道女主真實身份的人,只有女主弟弟、男主以及女主的下屬們,其他人則是什麼都不知道。

 

女主也不是完全沒有剋星的,會出現一個和尚,他的目的就是要擒拿女主,使女主魂飛魄散。

 

這名和尚認為女主是一個死掉的人,她不應該重生,而她重生之後,改變了太多人的命運,原本該死的人沒有死,不該死的人反而死掉了。

 

這名和尚從其他的人口中,得知女主做了很多事,這並不能動搖和尚的決心,和尚覺得要趕快想辦法接近女主,把女主給殺了。

 

和尚真的成功接近女主,也差點讓女主魂飛魄散,是男主在最後一刻趕到,並且把和尚趕跑,才讓女主活下來。

 

女主忙碌於打仗,但她心心念念的還是復仇大計,剛好她的屬下,有一名遊俠兒,願意幫她殺害一個人,於是遊俠兒上路。

 

這名遊俠兒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人,他長得不錯,功夫也很強,就是無法融入團體之中,但因為有了女主的賞識,他決定為自己的知己死而後已,說他願意去幫女主殺害一個人。

 

於是這名遊俠兒進行了無數次的刺殺行動,抱持著絕不能同歸於盡,於是他一次次撤退,不斷找新的剌殺機會,還必須餓到必須吃生肉,但他最後也成功完成剌殺任務。

 

女主忙碌打仗,男主也在忙著打仗,但男主是女主的貴人。

 

女主頂著男主媳婦這個名號闖天下。

 

男主則是想辦法從皇帝那邊拿到一些賞賜,讓女主可以快速的升官,不再是一個沒有名號的女人。

 

女主後來升官到成為第一候。

 

女主官位太高,男主是覺得無所謂,在他的心裡,女主就是女主,不會因為官位改變而改變。

 

女主這邊忙碌於奮發向上,女主的未婚夫那邊也在忙,只不過女主未婚夫家庭片的劇情,越來越偏向狗血家庭片。

 

女主的未婚夫發現女主跑了,是覺得無所謂,他只是沒想到女主的家人們,竟然把女主另一個親人給打發來當作臨時的假妻子。

 

女主未婚夫覺得同情,但是這不關他的事,於是他上戰場去打仗。

 

女主未婚夫沒想到,自己的家人,真的是把他當作一個工具人,要他為家族那些不夠爭氣的人,燃燒自己到最後。

 

女主的未婚夫家人替他娶了另外一個妻子,要他讓這個新來妻子懷孕,然後新來妻子,就可以搖身一變為,女主未婚夫死去哥哥的妻子。

 

完全就是亂七八糟的關係。

 

女主的未婚夫一聽到這件事傻了,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工具人,連他死去的哥哥,也成了可以被利用的對象。

 

女主的未婚夫是不同意,娶人當妻子,然後等到自己妻子懷孕後,妻子再轉換成死去哥哥的活人妻子,他的孩子也成為死去哥哥的孩子。

 

女主的未婚夫也被這個新來妻子給嚇到了。

 

這個新來妻子無論如何,都想跟女主人未婚夫發生關係,就在女主未婚夫洗澡試圖闖入,想要造成既定的事實,但是女主的未婚夫跑得很快,這件事就沒有成功了。

 

結局是,女主復仇成功,她一躍成為女帝。

 

男主向女主求親,希望女主可以正正當當嫁他為妻,而不是頂著另外一個女人的名號,他希望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女主就是他的妻子

 

女主的弟弟活下來了,女主家族裡那些有膽氣的女孩,也成為女主復仇路上最重要的助手,甚至也有女孩追隨女主的腳步,成為護衛其他人的軍隊頭頭。

 

至於女主的未婚夫選擇投降,他發現自己一路追著跑的女候,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時,覺得很後悔,也知道自己和對方是沒有可能,再加上原本錯誤就是他們家造成的,於是他果斷投降。

 

女主的未婚夫不會死,但是會坐牢,因為女主真正的仇人,是指使女主未婚夫,犯下一連串殺人案的女主未婚夫長輩。

 

最後想說,故事很長,女主事業線很多(權謀主線),就是男主和女主的感情線很短。

 

女主的敵人也很多,她的敵手有女主未婚夫那一家,女主父親這邊的親戚,女主母親娘家人等等,可以想見為何這本小說那麼多字,因為反派太多,而且反派一個比一個還厲害。

 

不用長一點的篇幅去解決,可能會讓劇情給崩了,畢竟出場人物太多了。

 

每個配角都讓人印象深刻,女主的敵人們也好,或是女主父親那群忠心的下屬們,女主後來賞識的商人、遊俠,都在小說裡有著鮮明的人物形象。

 

此外,就是全體配角和主角的智商都在線上,不用擔心看到一半,會覺得劇情寫崩了,因此看主角和反派的爭鬥,也是一件很過癮的的事。

 

我是因為之前看過作者的「嬌娘醫經」,才決定一看,畢竟全文字數已經快來到170萬字。

 

好久沒有看過破百萬字的小說,如果不是真的看得下去,也很好看,我可能撐不到一半,就放棄看了。

 

推薦給大家看這一本古代重生女強版的《第一侯》。

 

我之前還有看過希行的「嬌娘醫經」、「誅砂」,喜歡《第一侯》的人,可以看看我寫的心得文。

心得連結 |《嬌娘醫經》作者:希行

心得連結 |《誅砂》作者:希行

 

十年前,她的死因

   李明樓還是李明樓,只不過不是十三歲的李明樓,而是二十三歲的李明樓。

  十三歲的李明樓與太原府項氏子弟定親,從江陵府去了太原府,十年後與功成名就立業的項氏子弟成親,婚禮當天李明樓親弟李明玉帶領的來參加婚禮的李氏族人五十人並三百親兵,被剿殺在婚禮現場。

  聽聞消息從後院疾奔來的新娘李明樓被十箭連發射死在院門口。

  射箭人項南,她的夫君。

 

反擊祖母,讓他們自己狗咬狗

      “家裡給祖母這半年的孝敬送來了嗎?”李明樓問。

  李奉安每半年給李老夫人送養老的錢,上半年出事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按規矩來。

  “遲了一些,現在已經在路上了。”元吉答道。

  李明樓點點頭,放下車簾:“那些錢不用給祖母了。”

         聽到李明樓這句話,元吉微微驚訝。

  昨天內宅裡李明樓被搶首飾的事他已經知道了。

  在他看來這是搶不是借。

  沒有人可以借李明樓的東西,除非是李明樓主動。

  他沒有憤怒,只有更加冷靜,他會給李家的人一個教訓,但不想李明樓被驚擾,也不想她難堪,所以還在想時機。

  李明樓今天出來沒有提半點昨日的事,這也印證了元吉的猜測。

  被自己的祖母這樣欺負是傷心又丟人的事,小姑娘不願意被人知道提及,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或者咽下這口氣認了,以討祖母歡心和姐妹們喜歡。

  她畢竟是一個沒有父親母親的孤兒了。

  元吉心裡很難過,也更要給李家一個狠狠的教訓,讓他們知道,李奉安就算死了,也跟活著一樣,沒有人可以欺負他的孩子。

  沒想到在一天就要結束的時候,李明樓提起了這件事,還是直接給出了命令。

  原來李明樓不是不提,跟她尋找大夫的事相比,李家的事不重要,現在忙完了才隨口一提。

  元吉驚訝後很欣慰李明樓對待這件事的態度以及辦法,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你對我不敬,我便對你不客氣,如她的父親一樣。

  “今天我就把消息送去,讓他們回去。”元吉俯身施禮,準備退開,方二會拉著車將李明樓送到內宅住處。

  李明樓的話卻還沒有說完:“不是回去,再加兩成,送到二叔手裡。”

 

請出未來的名醫

 “先生的技藝我是相信的。”李明樓說道,“不信,先生看看我的真心。”

 “季先生請看。”李明樓道,匕首落在手背上,按下去劃向手臂。

  血如珠落玉盤迸跳,在手背手臂上綻開飛濺,明亮的日光下炫目令人失神。

 李明樓沒有大喊也沒有再奪匕首,抬起頭看季良:“季先生,我相信你的技藝,請你幫我縫起來吧。”

  她的臉掩在兜帽裡又黑布裹住看不到神情,但聲音裡可以聽到笑意。

  我敢劃破自己的胳膊,因為相信你能給我治好,世上還有比這個更能表達真心的嗎?

  老者震驚的目瞪口呆。

  季良神情驚訝中還有不解,他的驚訝不是被嚇到,只是不明白李明樓為什麼這麼做,待聽了李明樓的話,驚訝不解散去神情歡喜。

  “好啊好啊。”他高興的點頭,小眼閃閃發亮,盯著日光下少女血淋淋的胳膊,如同餓鬼看到了豐盛的大餐。

  站在一旁的老者沒有再阻攔,也沒有再說話。

  季良是半瘋子,這個李家大小姐就是個真瘋子啊。

 

氣走未婚夫

    李明樓笑了笑:“於你來說可能是,畢竟你不喜歡我,於我來說不是,因為我喜歡你。”

    這是表白?項南微驚。

    喜歡他的女孩子很多,暗送的秋波也很多,但對著他親口說出喜歡的,李明樓是第一個。

    “明樓小姐,我無法阻止你的決定。”他沒有因此而心悸,“但你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

    項南說出這句話,神情平靜又決絕,不可褻瀆。

    李明樓忍不住笑了。

    “項公子多慮了。”她含笑道,“我對別人的心不感興趣,也從不想得到它,我只要得到人就行了。”

    李奉安長女李明樓小名仙兒,寓意高樓之上如仙,嬌生慣養伸手可得星星月亮,不食人間煙火更不知疾苦,說出這句驕橫霸道得話也不奇怪。

    項南沒有悲憤,默然一刻:“明樓小姐是因為我先前的話生氣報復嗎?”

    說一個姑娘你醜了,所以我不會喜歡你的確很傷人。

    “我知道明樓小姐會生氣,但我以為驕傲如明樓小姐會不屑于再與我這種人來往。”

    沒想到她會死纏爛打,他也不信李明樓是真的喜歡他。

    “明樓小姐何必為了報復我而毀掉自己的人生。”

    李明樓的回答簡單利索:“我是個很知足的人,我喜歡你,只要得到你的人就足夠了,不奢求更多。”

    知足本是個好詞,項南看著頭臉裹住陰暗中的女孩子:“我先前的惡意本是好意,但看起來我做錯了,我不該跟明樓小姐說真話。”

    李明樓沒有說話。

    “那我只有將這件事的真相告訴兩家的人了,既然都是糟糕的結果,我就只能做個惡人……”項南道,“以死相拒了。”

    李明樓哈哈笑了:“項公子,你知道我的地位是說一沒人敢說二,只要我說我要嫁給你,你就是死,你的牌位也要跟我拜堂。”她的笑聲淡去,“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

 

向男主的母親拜別,出征去

    李明樓又看向站在廳內的婦人:“有賊軍作亂,州府被困,百姓罹難,我要去看看,你在這裡等我回來。”停頓一下,“要是我不回來,會有人送你去見鴉兒的。”

    婦人一如既往含笑點頭:“好。”

    也不知道聽懂還是沒聽懂,金桔低頭擦了下眼淚。

    李明樓並不在意,拉著婦人的手搖了搖:“那我去了。”

    婦人將她的手在手心裡拍了拍,聲音輕柔又沉穩:“雀兒,不要怕,去吧。”

    李明樓對她一笑,雖然她的臉罩在面紗後,而婦人眼盲也看不到。

 

寫家信

    姑爺,李明樓這才看到自己的手敲在一封信上,王力剛送來的她的丈夫寫給她的家信。

    因為母親眼盲,所以給母親要說的話都在寫給妻子的信上,妻子看完再讀給母親聽,當然妻子也可以不看,畢竟這個妻子有很多人給她寫信。

    李明樓敲了敲信,他還真堅持寫家信了啊。

 

送禮

    他看向包袱,裡面堆著冬衣鞋子,裡衣精良,外裳結實,有一件通體黑亮的斗篷還很熟悉。

    武鴉兒摸了摸內裡,這邊有將官正看信順著念出來:“…..你送來的毛皮當裡襯可以做兩件斗篷,你和母親一人一件,相隔千里也能相系一身…..”

    老胡展開每一次隨信都會有的畫軸,端坐在椅子上的婦人果然穿著一件大紅斗篷含笑怡然。

    “還挺會取巧。”他嘀咕一聲,又撇嘴,這麼好的毛皮竟然只用來做裡襯。

 

你怎麼最近沒有給我寫信?

     武夫人微啟唇將金桔喂的魚含在口中,輕柔的咀嚼,嘴邊有淺淺的笑:“很好吃。”

    武鴉兒端著碗筷看著眼前,桌子上擺著簡單豐富的飯菜,武婦人坐在正中,身邊丫頭跪坐,給她遞菜,右手邊李明樓穿著輕柔的晨袍,烏黑的長髮束紮在身後。

    這個場景他很早以前就幻想過,那時候他在等著母親被接來漠北,等啊等啊,一直等到現在

    母親身邊的丫頭不是原本的丫頭,也多了一個妻子。

    晨光透過幔帳在殿內搖晃,如夢如幻,夢幻中的少女抬頭問:“怎麼了?”

    武鴉兒看著她想到一件事:“你怎麼最近沒有給我寫信?”

    信?

    李明樓被問的一怔,咬著筷子啊了聲。

    “寫了啊。”她道,將筷子放下來,“不寫你怎麼來了。”

    武鴉兒道:“那個不是你寫的。”

      因為多了一個人,飯菜也比往日豐富了,李明樓捏著筷子專注的巡視思索該吃哪個,嗯了聲:“夫人啟程後,讓他們給你送了消息。”

      武鴉兒哦了聲,又道:“我是說送了畫以後,怎麼沒有回信?是不是畫的不好?”

    李明樓笑:“沒有啊,挺好的,畫的太好了,沒什麼可說的。”    “那就好,我還以為有什麼不妥。”武鴉兒鬆口氣,又笑,“畫的太好,也不是沒有可說的啊,你可以寫信說畫的太好。”

    李明樓忍著笑看他一眼:“你來了我當面說不是更好啊。”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連結 | 2020年言情心得文-1~6月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甜寵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2020年好看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2020年好看的「校園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言情書單:歷年好看的言情小說心得文總表(分古代篇…)

連結 | 推薦言情書單區-附心得文連結

 

連結 | 2019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

連結 | 2019年書單|類型言情心得文(古代、現言…)

 

連結 |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