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婚戀-言情, ■甜寵-言情, 2019年「原創言情心得」

2019年5星言情推薦-《我表哥有病》作者:简容-【古代言情,長篇言情,甜寵言情,先婚後愛, 婚戀言情】-《我表哥有病》作者:簡容

《我表哥有病》是五皇子原祚和鎮北將軍女兒沈徽媛甜寵愛情。

全文字數:398404字

文案

及笄一年,已經到了適婚年齡的徽媛進京為祖母拜夀,順便擇婿待嫁。

然而就在她準備相看人家的時候,她那個攏共沒見過幾次面的表哥突然在深夜站在她的床前喊她娘子,並用幽深的目光看著她,警告她不要紅杏出牆。

被嚇了一跳的徽媛:“……”

我難道失憶了?

成婚後某日深夜原祚感歎:“當初我上門提親時岳父可是對我好一番為難,不過為了娶到你吃再多苦我也覺得值得。”

徽媛,“……難道當初不是皇上賜婚的,你還去求皇上退婚了……”

原祚臉色一變,“胡說,我怎麼可能退婚,不對,分明是我上門提親的,什麼時候變成賜婚了。”

原祚神色切換溫柔,“是不是你懷孕後記性開始不好了,沒事,懷孕都這樣,不用擔心。”

並沒有懷孕的徽媛,“……”

這怕不是腦子有病?

真.戲精.腦子有病.愛給自己加戲.表哥vs內心吐槽帝.表面大家閨秀表妹

內容標籤: 天作之合 甜文

兩人年齡差

女主年齡十六,男主年齡二十二,相差六歲。

 

女主

年齡十六。

她對於自己要嫁給誰,實際上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因為她的目標是嫁出去,找到一個好物件,因此,雖然嫁給了奇怪的表哥,她還是老神在在的跟他相處,

一開始女主角對於表哥稱不上有任何的好感,因為白天的表哥總是很冷淡,到了晚上,表哥總是會習慣的夜探她的閨房,不是送吃的,就是跟她說一些兩人已成親,她懷有身孕的事。

雖然她也不清楚表哥為什麼老是喜歡在晚上來送東西給她吃,而且只要發現有人接近她的閨房,表哥馬上就會落跑,到了隔天早上完全不記得這件事。

但是皇子表哥也是她目前最好的一個物件。

婚後的生活跟婚前的生活差不多,因為表哥的白天跟夜晚的個性始終沒有改,還讓她在兩個人的相處之中發現了表哥只要喝醉了,晚上可能會發病。

或者是身邊出現了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物件的時候,表哥也會發病。

她其實比較喜歡發病的表哥,感覺比較可愛,那個發病表哥只看著她,然後不斷的給自己加戲,說她懷有身孕的身體要多注意,他們兩個已經成親了,讓她不要在外面招蜂引蝶的。

與發病的表哥相處,她只有一個想法,表哥,我心累了,不過她並不害怕與這個仿佛是雙重人格的表哥相處,因為不管是哪一個表哥,都不會欺負她。

就是有一件事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表哥這麼瞭解自己多年來的生活習慣以及一些事情,而且當表哥拿出多年來自己寫給他的書信時,她心裡覺得很驚慌,這是怎麼回事?她從來沒有寫信給表哥,可是筆跡明明也是她的,講的也是她生活的事,這讓她懷疑自己該不會跟表哥一樣精分了吧。

 

男主

年齡二十二。

他很喜歡自己的表妹,認為表妹是少數,會對她好的人。

他的親生哥哥跟母親都靠不住,甚至是他的父親拿當棋子,讓他招惹來不少的危機。

遇到好久沒有看到的表妹女主角的時候,他心裡很高興,可是他不敢表現出很在意表妹,因為如果他在意她的話,就會為表妹帶來一些麻煩,

他知道自己有病,而且只要一發病,他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他推測這個病應該是在皇宮裡面住的時候就出現了,只是不知引發的原因是什麼。

當皇帝下旨賜婚,他與女主角表妹結婚的時候,他馬上就想要去退婚,跪了幾個小時沒有成功。

女主角因為他想要退婚的行為說,不然我也去跟皇上求一下退婚。

好不容易把女主角娶進來,第一天新婚夜他就喝醉了,看到女主角畫的妝太濃,就叫她趕快走,他娶的不是她。

女主角把臉上的妝卸掉之後,男主角才認出她。,

婚後的生活,他跟女主角說,希望兩個人能夠過得相敬如賓的生活。

他長期觀察女主角多年的事之後,也被女主角發現了,因為他總是用很熟悉的態度在跟她講,也很瞭解她的生活習慣,使她開始懷疑。

主線

婚前女主角跟男主角的互動就是,習慣了發病的男主角總是在晚上來找自己,說兩個人已經成親的事情。

婚後女主角一直想辦法幫男主角治好妄想症,男主角也配合她,努力醫治好病情,並且想辦法處理掉皇位爭奪戰的險惡。

 

發病時

“你在這裡也待的夠久了,這兩日便隨我回去吧,這次是我錯了,下次你什麼時候想回來便回來住兩日。”

  他說完還強調了一下,“但是最多只能三日,這是最大的極限了。”

  “???”什麼?他聽到了什麼?

  徽媛不可置信的看著原祚,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

  隨他回府?想回來就回來?最多只能住三日?

  他到底在說什麼?

  徽媛臉上的表情一片空白,腦子更像是被人灌進了一團漿糊。

  忽然她聯想到前兩次原祚說過的話,什麼既然嫁給了他,什麼這次他不該攔著他回來,徽媛感覺腦子中突然有光亮一閃,有什麼東西似乎連成了一條線。

  認錯人了,這是!

  徽媛輕聲說道,“表哥,我是徽媛,不是你的房裡人。”

  既然沒聽過這位表哥娶妻納妾,那能讓這位表哥這樣的應該不是外室就是沒名分的了,所以徽媛只含糊的用了個房裡人的稱呼。

  “你在胡說什麼,什麼不是我房裡人。”原祚擰著眉,表情有些難看,但看著徽媛戰戰兢兢的樣子,他的語氣又和緩下來,他往徽媛那邊移了移,才說道,“你是不是還在生氣,我保證下次絕對不這樣了。”

  這還說不清了還!

  徽媛忍不住抬起手在原祚面前晃了晃,在確定對方沒瞎之後,用手指著自己說道,“表哥,你真的認錯人了,你看清楚了,我是沈徽媛,你的表妹,我回京才不超過半月,我們也才見過最多不超過五次,絕對不可能是你說的那個人。”

  原祚聞言,直接把縮在牆角的徽媛一把攬進了自己的懷裡,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髮說道,“你看你睡迷糊了不是,你都嫁給我一年了,怎麼說我們才見過不超過五次呢。”

 

恢愎記憶後

他恢復的恰好是徽媛對著另一個自己說最喜歡他的那部分。

  原祚逼問, “你說你最喜歡他?”

  自從原祚恢復了這段記憶後這已經是他問的第五遍了, 徽媛自然知道那個他是誰, 她一臉痛苦的說道, “那時候不是怕刺激他嗎,其實你們就是一個人啊,我都是一樣喜歡的。”

  原祚,“那你現在為什麼不對我說最喜歡我,你難道不怕刺激我嗎,還是說其實你對我確實感情沒有另一個深?”

  徽媛,“……深深深,都深,特別深。”

  原祚,“那你怎麼不說。”

  上次說了結果就導致了現在的情況,現在她怎麼還敢亂說。徽媛心裡苦,但是徽媛說不出口。

  徽媛只能勉強的笑著說道,“這不是現在有表姐夫和阿娜姑娘雙重保障嗎,我知道表哥不會有事的。”

  原祚“哦”了一聲,平靜的總結道,“看來還是對那個感情比較深,不過他已經快要消失了,需不需我讓他見你最後一面。”

  徽媛張口,“……”

  他還沒說話,原祚便又冷漠道,“我看還是不必了,你們也沒什麼要說的,反正我們都是一個人,你有話都跟我說就行了。”

  徽媛,“……”

  她還能說什麼呢?

  看來這件事他是記仇記定了。

  她最後只能“哦”了一聲。

  但這樣原祚又不高興了,他看著徽媛不可思議道,“你竟然還敢跟我生氣?我都不跟你生氣了,你竟然還敢跟我生氣?”

  徽媛,“……我沒生氣。”

  “你剛才那態度分明就是生氣了,你還不承認。”原祚一臉篤定。

  徽媛,“……”

  心有點累。

  阿娜確定是把人治好了嗎,為什麼她覺得這是又搞了個奇怪的表哥出來?

  奇怪的表哥還不甘休,他問徽媛,“你說說你為什麼生氣?”

  徽媛,“……”

  她只是心累,她不是生氣。

 

結局

男女主角離開了皇室,過起了退隱江山養兒的生活。

 

短評

這是一個表哥有妄想症的古代愛情故事。

表哥與表妹,並不是一見鍾情或是日久生情,而是生病的表哥與淡然的表妹,兩個人在婚後慢慢發展出真正的愛情。

女主角知道男主角有病,不然也不會常常在晚上的時候就夜探她的閨房,跟她說兩個人已經成親了,她還有幾個月身孕了,

男主角知道自己有病,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時候做了什麼,只知道如果不把女主角娶回家,就要看著她嫁給別人了。

男主角的病情是人為的,為的就是讓他當一個炮灰皇子,可以幫真正的太子繼承人做擋箭牌,而他受到刺激後會發病,就會在晚上出現妄想症,他比較常做的事情就是半夜吵醒女主角跟她說話。

兩個人格最後也知道對方的存在,還相互吃醋,不斷的問女主角,你到底喜歡哪一個我,讓女主覺得心累。

總之,這是一個表妹專責哄表哥的古代甜寵文,表哥有妄想症,會有白天冷淡版和夜晚熱情版,表妹從一開始不習慣到後來淡然處之,變成需要哄兩個不同人格的相互吃對方的醋。

表妹雖然覺得心累,可是有這麼一個人只認定自己,花了多年的時間在偷偷觀察自己成長,並且將自己的生活習慣也改成與她一樣的,她很慶倖自己這麼倒楣嫁給了他。

更多原創言情小說「清單」連結: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言情書單目錄

2019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