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魔像與精靈,奇幻浪漫,紐約市】–《魔像與精靈》海倫‧威克

 

魔像與精靈  《魔像與精靈》超乎我想像的好看,它不像大部分的奇幻小說都是在談論著人類與超自然種族(如吸血鬼、精靈…)相愛相殺的故事,書中沒有必須踩著鮮血舖設而成的道路,也沒有愛得死去活來的虐心劇情,它的愛情表現方式是呈現在跨界的神話種族裡,男主角是來自阿拉伯沙漠的銅壺精靈,女主角則是來自猶太人神話裡的魔像,或許在乍見書名之際,很難想像兩個擁有永生生命的奇幻種族是如何愛上對方,但是在翻開書頁之後,真的很難放下書本去做其他的事,因為這對戀人在紐約市裡的戀愛故事和想要融入人群而受到的文化衝擊所編織而成的情節實在是太精采了。

 

魔像莎瓦是一名男人的泥土新娘,她遠渡重洋而來卻在航海途中遇到主人死亡的事情,迫使她不得不孤身在紐約市裡流浪,起初來自其他人的內心想法大量湧進她的腦海之中,讓她總是很質疑該如何抉擇,是不是要聽從對方的指引而做,讀到這裡時,感覺一切都不可思議,但她的創造者就是以一名聽話的賢內助去創造出這名魔像,而這一切的混亂與陌生都在莎瓦遇上一名老人拉多之後終止,她有了重獲新生的機會,拉多帶領她進入人類的世界,讓她學會如何以常人方式活在人類世界,並讓她有機會成為麵包師傅,這也成了魔像莎瓦是否可以成功打入人類世界的關鍵。

 

精靈阿瑪德被邪惡的巫師困於銅壺之中,直到千年後在紐約市得到被釋放出來的機會,幸運的是那名鍚匠阿比利驚訝於他的存在,卻不想利用他的能力來實現自己的願望,只是精靈始終無法融入人群之中,於是他在夜色低垂之際遊蕩、在金屬製品裡找尋過往自己存在的痕跡,這讓他成為一名能夠隨心所欲運用金屬打造藝術品的工匠,可就算是精靈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在他遇上一名人類女人,並喜愛上那種可以排除寂寞的感覺時,那種感覺讓他想到遙遠的過往,有一名叫費娃的女孩,為了他神魂傾倒的日子。

 

當魔像遇上精靈的時刻,就像是命中註定一樣,魔像莎瓦聽不到來自精靈的思緒,她只看到一個全身發亮的男人,而精靈阿瑪德只看得到眼前的女人是泥土化身,這吸引住了他們彼此的注意力,就像是異性相吸的時刻已然到來,只是在他們滿足於每週相見一次的機會時,他們各自的人生來到了衝擊點,因為莎瓦看到同為麵包店員工的安娜被她的男友攻擊,而讓她失控地出手,這讓她很快失去自主的意識,也迎來兩人分離的時刻,然而之後發生的事都改變了他們兩人未來的生活,他們的創造者及主人出現了,想要透過掌控他們兩人的存在去得到永生,這也讓接下來的劇情更顯得緊湊剌激,畢竟在他們面前的抉擇只剩下死亡或是奴役至死,也讓人愈看愈緊張,真想馬上就快轉到結局,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命運最終會是如何,這也是為何我願意為了它,一路彷彿遺忘時間般地,讀到深夜時刻仍捨不得放下這本書。

 

 

【內容簡介】

魔像莎瓦,主人是波蘭小城的商人之子,這位紈褲子弟帶著最後的家財去找森林裡一位惡名昭彰的隱士,創造出一名女性魔像當他的妻子,並且打算帶著魔像到美國去。但這個倒楣的傢伙還沒機會和魔像講上幾句話,就這麼魂歸西天了。

才來到世上幾分鐘的魔像,居然沒了主人,她發現自己具有心靈感知能力,能夠「共感」周遭人類的心思。就在這時,船隻駛抵紐約,魔像既無船票又「死了老公」,魔像靈機一動,隨即縱身跳入海中,就這麼沿著海底一路走進紐約

精靈阿瑪德,是誕生於火與沙的神祕種族,能夠任意改變形貌,甚至進入人類的夢境。阿瑪德最後的記憶,是自己暗中尾隨一組人類商隊。當他再次醒來,竟然已經是千年以後,他被生鐵禁錮於人形關在一只黃銅瓶中,被錫匠阿比利意外敲開瓶蓋而釋放。

莎瓦和阿瑪德就這麼被困在世紀之交的紐約。他們既要想辦法融入人群,又不能讓人發現自己的真實身分。伴隨他們的是移民社群裡形形色色的人物:睿智的咖啡館老闆娘、獨來獨往的冰淇淋販子、猶太收容所的麥可,充滿冒險情懷的社交名媛蘇菲雅,還有野心勃勃的神祕男子約瑟夫。

魔像與精靈在這個風華正盛的歷史舞台上巧遇,各自背負著詛咒和苦難,在這片新天地裡尋找希望和容身之處。輪回好幾世紀的詛咒不斷轉世,即將改變所有紐約客的命運,也逼使莎瓦和阿瑪德做出最艱難的抉擇……

 

P.S.感謝馬可孛羅文化與林先生給予試讀的機會。

 

 

原文書名:THE GOLEM AND THE JINNI

 

作者:海倫‧威克(Helene Wecker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