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甜寵-言情, 2018年「原創言情閱讀心得」

【TW繁體中文】2018年5★言情推薦【長篇,古代言情/女官/皇室/女強男強】–《從君記》作者:漪光

《從君記》是叛臣之後岳淩兮和皇帝楚襄的勢鈞力敵的愛情。

文案

作為一個叛臣之後,岳淩兮知道這輩子要想翻身就必須要忠君

有刺客偷襲,她挺身去擋,有佞臣作怪,她身先士卒

可皇帝反而暴跳如雷,跟她說話都冒著絲絲涼氣

“你如此盡職,用不用朕頒個錦旗給你?”

“陛下,忠君盡職是我的本分。”

“兮兮,要忠君先得愛君,明白麼?”

求生本領過硬卻掉進情坑的小紅帽VS浪蕩不羈時刻都在伸爪的大灰狼

女主並非侍衛型,但聰明頑強,一點都不弱,重要的事情掛牆頭。

內容標籤:天之驕子 甜文

主角:楚襄、岳淩兮 ┃ 配角:夜言修、宋玉嬌、楚鈞、端木箏、裴昭 ┃ 其它:

 

故事梗

當叛臣之女愛上皇帝時,皇帝又對她一見鍾情時,兩人的愛情成了一大考驗。

 

女主角如何離開西夷

她早學會陣術,破陣對於她來說不難,本來也不打算離開西夷,後來無血緣關係的姐姐斷了聯繫,她打聽後知道姐姐在那裡,卻在臨走前被人阻擊,只好利用陣術躲避,並開始了逃亡之路。

一路上她必須躲避追兵和埋伏的人,後來的小說劇情會提到為什麼一名罪臣之女,會常常遇到危機,不是被人追殺,就是以罪臣之女秘密威脅。

她找到姐姐的方式,就是跑去西夷剌客組織明月樓偷姐姐的任務日誌,沒想到姐姐嫁給要剌殺對象甯王。

她和姐姐都是明月樓的人。

 

女主角

擅長於破陣和設陣,記憶力超強,對於事物判斷很犀利。

她就是一個直來直往的人,面對於男主角,她的心裡敬他是君,但是說起話來,完全就是想到什麼就直接問,完全沒有任何心思和試探感。

她和男主角相識於回關的路上,那時她意外地救了一名小男孩,然後就被男主角救了,兩人一起逃難,在逃命之中,她不知道他是帝王。

她不會說楚語,也知道依律法,她叛臣之後身份是無法踏進楚國半步,可是救了她性命的無血緣的姐姐,有三個月沒有來信,她很擔心姐姐,就冒命回楚國。

她行事的做法是不欠別人,也不佔別人的便宜,即使和男主角一起逃命,也是如此,有一次兩人要趕夜路,她自動把為數不多的莓果給男主角,讓男主角說:不必了,你自己吃吧。她才把果子放進兜裡。

後來她想要自己離開,不想拖累男主角,結果在她拉開房門時,男主角就說:“如果我是你就會帶上那塊玉佩,有了它,楚國邊路六城暢行無阻,再不濟還能當了換銀子。”女主角說不必,目的是不想要拖累他(她以為他是王爺),因為她在楚、夷交戰時期入關被查出來的可能性很大,依她的身份,就是死路一條。

男主角那時候才知道,原來那天下午她把計畫說得那麼詳細,不是為了算帳,是為了讓他記住路線,因為她早就決定單獨離開,不拖累他了。

這樣的自己承擔一切,在往後兩人一為皇帝,一為御前女官身份時,也常出現,她的罪眷身份就是一個問題,她很怕拖累男主角的名聲,偏偏男主角愛著她,就是不怕被別人發現。

回到八年那年就離開的故國,讓女主角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畢竟十年了,很多事物都變了,她的家人也不在了。

再次和男主角相遇後,她知道他是皇帝了,而他要她做女官,她只想為國盡忠,於是就答應了。

 

男主角救她的動機

他是一名賢君,救她是出於對難民的責任心,也知道她是一名罪眷,她的身上有圖案,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這個身份,但是她說自己被流放十年時,他不敢相信。

因為十年前,舊刑已經廢除了,就此埋下女主角一家被流放的伏筆,後期故事的圍繞也是跟著這個真相走,但是主要是男主角在查這件事,女主角並不知道這件事。

女主角只懂一件事,這一生絕不能負無血緣的姐姐和男主角,即使後來她身陷危機,差點死亡,她亦無悔。

 

男主角

他十八歲登基,是少年天子,可是心性沉穩,向來以鐵腕示人,就算是北伐上了前線,也是一樣運籌帷握,指揮著楚國大軍拿回城池。

遇到女主角,是出於救助難民的心,沒想到她給了他很大的驚奇。

她給了他一張佈陣圖,就是一直打不下來的城池陣術。

兩人一路從蒙城到王都,他以王爺的身份做掩護,女主角沒想到兩人會再見面,就說了感謝他一路得照拂,她的心中感激不盡,以後無緣再見,望他多多保重。或許就是因為她一點也沒有糾纏的意思,也走得乾脆,讓男主角對於她留下印象。

後來他找上她,要她做自己的御前女官,其實就是為了製造兩人更多在一起的機會,同時也是為了找出發生在她身上的流亡命令真相,因為十年前,女主角不該被流放,那是有人假詔諭蓄意滅口。

 

御前女官:與普通女官不同,協助陛下處理政務,還要負責陛下的生活起居,從晨起到夜眠時時要侍候在旁。

 

有一次她身上的印記被人看到,指責是官妓時,她很難過,想要離開,那時他覺得很氣憤,兩個骯髒的字眼就因為莫須有的汙名安在她的身上,而她難過得渾身都在發抖,卻不提自己的委屈,一心只想護全他的名聲,甚至想要放棄一切離開遠走。

這樣的行為反覆在兩人相處時出現,她不在乎自己是否被人傷害,只在乎他是否受傷,如果出了事,她把自己放在不必重視的行列,因為罪臣之女的罪名,讓她充滿了卑微。

 

沒有男女之防的女主角

兩個人還沒有回到楚國時,他感覺她對於男女之防不太有常識,有一次兩人在路上住客棧時,掌櫃說只剩一間上房、幾間下房,他想把上房留給女主角,女主角反而說:“楚國律法是不是不准男女同處一室?”

他道:“……沒有這種律法。”

她就回問: “那我們為什麼不能像在西夷那樣共用一間房?”

因為她看到下房的位置,只感覺密不透風、陰冷潮濕,認為不適合他住,她想說自己去睡下房也可以,可是沒想到男主角直直盯著她看,然後說:“就共用一間房。”

她點頭說:“這次你睡床上。”

這種沒有防備的狀態,只限於男主角,對於其他的男人,她都是遠離,就算之後出現一名追求者,想要娶她來斷絕謠言,她也只同意和對方假結婚,為的是不敗壞男主角的名譽。

當他再次遇上她時,他剛好必須要選女官,就自己找上門,要她當自己的女官,從此兩人開始同居的生活,因為他只要有空,就黏著她不放。

 

兩人的互動

他常常被她氣得半死,而她還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有一次她形容他的身材說:“是我失言,區區一位武將又如何能與陛下相提並論?陛下身形肥碩,英姿勃發……”

本來被她的女官裝扮驚豔到的男主角,一聽到這段話,馬上有一種潑冷水的感覺,讓他馬上醒來,咬牙切齒地吐出一句話:“岳淩兮,肥碩是形容豬的。”

她才發現自己口誤了,就老實認錯:“我錯了,是健碩才對。”

因為她的楚語還不是很熟悉。

然後又幫他把絲衣攏好、束帶系緊說:“陛下先把衣服穿好,別著涼了,等會兒還有許多摺子要批。”

這讓登基七年以來,認為愛民的他,第一次不想批政務,原來她不關心,只怕他不處理政務。

 

他對待她的方式就是用哄的,用過度親密的方式和她相處,而她也接受了,在她的心裡,男主角是一個不需要防備的好人。

至於男主角根本就不是這樣想的,他只是想要讓她習慣這一切,就會習慣留在他的身邊,習慣他的一切,然後順利地讓她成為自己的皇后。

 

萌物

有一隻熊貓,是男主角的寵物,也不時出場,就是一個萌物的角色。

 

簡單說

女主角是一名命運悲悽的人,流亡後,她被母親捨棄她活下來的權利,讓一名沒有血緣的姐姐救了她,而她的身上滿是傷痕,常讓男主角感到心痛。

而她最幸運的是,有一名沒有血緣的姐姐照顧她,又有男主角無懼地愛著她,只想把全世界給她,想盡辦法寵著她,因此對於她來說,她的歲月光陰意義,就是獻給故國,她的陛下。

後來她知道流浪異鄉十年的家破人亡日子,背負著罪眷的身份踽踽獨行,是別人有心的陷害時,她只向男主角提出一個要求:我不求沉冤昭雪,只求能手刃仇人。

還沒開始展開復仇和反攻戲時,最喜歡兩人的日常互動,男主角總是想盡辦法誘惑女主角,偏偏她像一個木頭,沒注意到他的美男計,常常把重點偏到其他地方去。

男主角最不愛她的無私和犧牲,因為那意味著她不在乎自己,有幾次為了怕自己罪眷身份害到他,不是想要遠離高飛,就是想嫁給情敵來斷絕兩人在一起謠言,問題是他是皇帝,他才不在乎這種事,不然也不會讓別人看到兩人的親密狀。

兩人一路走來,就是女主角為了罪眷的身份背負了太多的滄桑,但是在人心的險惡傷害下,她仍然保有善心,一次次破了害人命的陣,有一次差點賠上自己的性命,連手都差點被廢掉了。

可以說擅長破陣又善心的女主角和獨寵一人又運籌帷握的男主角是絕配。

即使一人身陷困境,另一個人也能夠找到對方,並救出對方。

註:女主角是男主角第一個御前女官,他之前都沒有御前女官。

■更多原創言情小說「清單」連結:

【推文】歷年言情分類連接/言情扫文连接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推薦:「5★推薦」

Author: 蒼野之鷹

閱讀與寫作者。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