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職場、雜類| 書籍心得

【日本文學,從困境裡誕生的希望】–《絕唱》湊佳苗

絕唱《絕唱》以東加塔布島發生的故事,串連起一場場為了找尋希望的人生際遇,書中四篇故事的主角都遇見某些無法回復的心靈傷痕,他們為此出走,企圖暫時躲離讓自己感到無法喘息的故鄉日本,而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裡,他們不需要再憂心別人的看法,只管讓不平靜的心靈沈澱、聆聽來自內心的聲音,並找回最真實的自己,而在讀畢他們的人生故事,也讓人心有所感,人生不過就是如此,以前覺得很難突破的困境,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自我受限,而當你走出去,看到更多的世界視野,也會明白再多的悲痛總有過去的一天,只有不停頓的腳步才能在人生的某個命運時刻,找到自己的解答,一如書中的主角們的生命際遇。

 

〈樂園〉是緊握對方的雙手

〈約定〉是放手,讓愛遠行

〈太陽〉是重拾親情連繫

〈絕唱〉是告別持續二十年的罪惡感

 

〈樂園〉以阪神淡路大震災的雙胞胎女孩一死一傷的故事,為女大學生雪繪出走東加塔布島做了一個舖陳,在雪繪的旅程裡,她只帶著錢和沉甸甸的背包就到了語言不通的異鄉,為的是完成一件事,讓無可奈何的錯誤能在這片藍天之下得到重新開始的機會,而讓她意外的是,被她用回家理由騙的男友裕太竟然也來了這裡,與她一起看見五歲女孩被自己母親嫌棄、甚至遺棄的模樣,這個小女孩其實也是代表著屬於雪繪的黑暗童稚故事,父母覺得孩子小記不住東西,可是卻忘了對於傷害,孩子記得比任何人還要來得清楚,這也是為何雪繪執意一人也要前往異鄉,就為了與不能說出口的家族秘史做個了斷,讓自己有勇氣去迎向新生的希望。

 

當兩顆被死者約束的心再次相遇時,結局會是如何呢?這是〈約定〉故事裡的角色內心衝突,理惠子與銀行家未婚夫柏木宗一是在大學網球社相識相愛,只是柏木宗一偏執的控制欲讓理惠子愛得喘不過氣,卻又無法輕易與對方分手,因為在她大二那年曾提出分手,引發了柏木宗一的激烈反應,他將她堆倒在舖木地板上,用雙手勒住她的脖子拒絕分手,才讓她下定決心就這樣與對方在一起,直到發生了一件她無法再原諒的事,她選擇申請加入國際志工隊遠走,柏木宗一追來東加塔布島挽回,而他們兩人在異鄉天空下的坦誠對談,解開了長久以來拘束兩人在一起的枷鎖和他們各自對於亡者的約定內容。

 

沒有準備好當母親的年輕女孩與年幼女兒花戀在〈太陽〉篇演繹出無法割捨的親情,孩子的出生原本是少女情懷下的產物,也是為了不葬送生命,只是遇到媽寶男人,孩子的出生就成為女方一人的工作,因此二十歲就誕下女兒的年輕母親面臨著必須孤身一人照顧孩子的困境,泡芙、洋芋片、過期牛奶…只要是冰箱裡有的食品,就是女兒的一餐,年輕母親奔波於補習班工作和母女之間,夜間留下年幼女兒在家是常有的事,結果受到同住一間大樓的房客疏失,女兒花戀獨自在夜晚飽受了房間漏水、火災…只能以淒厲的哭聲來找尋鄰居的協助,在兒福組織的人上門後,母女踏上了到南方小島度假的旅程,試圖找回彼此間最適合的親近距離和相處之道。

 

最後一篇的〈絕唱〉以二十年的滄桑外衣現身,不變的景色無法留住人的時光,讓一切就此凝結於最美好的時刻,只能讓憾恨一路前行,而書中美好的時光就存在於大學時代,一個介於半自由的時光,想做什麼就能什麼,不需要擔負太多的社會責任與人際交往關係,〈絕唱〉以此時光做為地震前後二十年的劃分,刻劃出當好友在地震死亡後所帶來的創傷症候群,女孩增田泰代地震停後馬上趕到了死亡好友立花靜香的住所,另一個女孩千晴則是到安全地方避難幾天後才到,這兩名女孩的友誼註定在地震後決裂了,彷彿死亡的悼念成是一種競賽,沒有先行趕到亡者身旁的人,就必須擔負起罪惡感活著,因為對不起已經過世好友的情誼,但對於亡者來說,一切早已在陷入永恆沉睡的那一刻起就結束了,所謂的憾恨不過是活著的人自行設定的枷鎖。

 

湊佳苗的書一直都在進化,從最初的《告白》到現在的《絕唱》,故事主體逐漸脫離了推理小說的範疇,步入了人性陰暗面的捕捉以及如何在困境裡找到希望,人生在作者的筆下,可以是告別過去、也可以是抱持著無法放下的記憶度過餘生,這也是書中每位角色的寫照,也許人生不是每個時刻都能夠抬頭挺胸地行走,偶爾在路上被小石頭絆倒時,可能會就此一蹶不振,被迫以歲月洗去一身的悲傷,但自己的人生總該有所決斷,不該只是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而是要思索自己究竟要成為誰,你才能毫不猶豫地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而不是在他人的指責或是壓迫下走向自己厭惡的人生。

 

【湊佳苗作品】

醜惡的不是真相,而是人心《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湊佳苗

絕不原諒,但選擇放手離去《花之鎖》湊佳苗

困難的不是活下去,而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藍寶石》湊佳苗

人生路上總有著無數的交叉路口《往復書簡》湊佳苗

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了N》湊佳苗

【校園霸淩與人情味,日本】《望鄉》湊佳苗

 

【內容簡介】

    南太平洋的小島‧東加王國,是湊佳苗心中最接近「天國的小島」。

    這座小島是她人生的起點,也是《告白》誕生的原點。

  一個醞釀20年的小說主題

  一段雖然黑暗卻透著溫暖的人生旅程

  一窺書中最真實的湊佳苗──

  第28屆山本周五郎賞入圍作品

  「死亡,不是悲傷的事。」

  南方小島上的那個人曾經對我這麼說著。

  但命運的那一天,

  我卻連再見都來不及說出口──

  只剩下悲傷的我,反覆地想著這句話……

  〈樂園〉

  「為什麼是妳」,是一道刻在心上的傷,癒合的那一天,是否就是「樂園」抵達之日?

  〈約定〉

  死者的「約定」、被囚禁的心,活在彼此的牢籠下,是該掙脫還是放下?

  〈太陽〉

  失去光與熱的人生,那孩子卻意外闖入,我與孩子能成為彼此的「太陽」嗎?

  〈絕唱〉

  活下來的罪惡感,縈繞二十年揮之不去……這封信中的「絕唱」,只想告訴妳,我現在很好。

  面對無法責怪的苦、無處宣洩的痛,

  唯有選擇踏出那一步,才有重生的一天。

 

  「即使現在我還會想起,那個太陽、那個家、那個人、那些無法取代的日子……」──湊佳苗

 

本書特色

  1.絕唱=湊佳苗:湊佳苗心中醞釀20年的小說主題,她想告訴妳她內心最深層的故事。

  2.湊佳苗特有的溫暖:雖然無能為力,卻總能找到希望、雖然充滿困境,但人生總有出口。這就是湊佳苗的人生哲學。

 

【作者簡介】湊佳苗

  出生於廣島縣。2007年以短篇小說〈神職者〉獲得第29屆「小說推理新人賞」。2008年以《告白》獲選「週刊文春推理BEST10」的第1名,更在2009年榮獲第6屆「本書大賞」的殊榮,在日本累積銷售突破336萬本,從此在台日兩地躍升為第一線的知名作家。2012年以《望鄉》中的〈海星星〉獲得第6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的短篇小說獎。其他知名作品有《贖罪》《為了N》《夜行觀覽車》《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母性》《睡在豌豆上》等書。以懸疑氛圍和隱藏性高的情節鋪陳,讓人讀後回味再三的心理糾葛,最為吸引讀者,俗稱「黑湊」。

  2014年湊佳苗開始轉變形象,而《絕唱》是她構思20年,最自我突破、最具代表性的「溫暖作品」。是一本「無毒」,並帶給大家「希望」的「白湊」作品。書中場景的「東加王國」是她成為小說家的原點,也是寫作人生的重要轉捩點。藉由大地震後,4個女人從「喪失」到「再生」的人生故事,讓你更貼近湊佳苗。最後你會發現「這不是個虛構故事,而是她的真實人生──」。

 

作者: 湊佳苗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5/10/02

 

P.S.感謝三采與黃小姐給予試讀的機會。

Author: 蒼野之鷹∣Starryeagle

閱讀與寫作者。 撰寫「原創言情小說、書籍」心得等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